我所知道的关于皮扣军靴(buckle boots)的一切(二)

三。由此上溯

大家都知道二战的时候法军基本上没打什么仗(至今法国爽快地投降一直是在法国人面前不能提的事情),所以二战期间和美军德军不同,法军也不存在什么更新军备。我所能找到的二战破晓前的法军照片并没有高帮作战靴的影子。还是二战之后,法军新一代的作战靴就是一双耐操的高帮皮鞋,坊间称1947式或者1945式。

法军1947式作战靴 produit_image3_21996_1443781041[1]

之后,在马歇尔计划的影响下,法军开始部分效法美军装备以期能和美军援助的装备通用。(是的我剧透了,所有皮扣靴的起源就是你们亲爱的美爹,下文详细讨论)。如果没有弄错的话,法军的第一双高帮作战靴是在1946年米歇尔计划开始后不久进行设计,52年开始列装,配合52年发布的52式全套陆军着装。第一次军方用BMJA来称呼这种新款作战靴-BMJA 52,大约长这样:

ranger-s-armee-francaise-mod-52[1]

此时适逢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最初的设计的样品被拿到越南战场上测试。样品们长这样:

稀有的单皮扣BJMA 52样品

特立独行地仅用了一个皮扣。需要说明的是照片里已经是比较客气的版本,另有版本是鞋底和1947式一样凶残地大了一堆钢钉。1947式的年代,由于硫化橡胶还没有被运用在鞋底,传统的鞋底是多层牛皮。为了增加抓地力就打了很多鞋钉。试验1952式的时候法国人貌似没有转过弯来,继续在硫化橡胶大底上大鞋钉。

mini_213595IMGP0859 mini_519922IMGP0856

顺便多说一句,这种一个皮扣的样品如今十分稀少,算是古董军品爱好者眼里的宝贝。

在1952式列装后不久,法国迎来了又一次军事冲突:阿尔及利亚战争。此时参战的法军几乎全部列装BMJA 52。笔者特别翻了相关历史照片以求确认。再说一句题外话,法军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中屠杀和虐待平民屡见不鲜,还特么都拍照留念。所以笔者看了无数法军穿着BMJA 52在各种残缺不全血淋淋的尸体前面合影,从此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阿尔及利亚战争中穿BMJA 52的外籍军团士兵

阿尔及利亚战争中穿BMJA 52的外籍军团士兵

值得说一下的是,法国输掉了这两场战争,越南和阿尔及利亚因此独立。

再回过来说BMJA 52, 这双靴子开启了BJMA系列用料实在的光荣传统:全身双层牛皮,外面一层是整张牛皮,内层是光滑的头层皮,整个鞋身的缝纫都是走三重线。鞋底是全皮趟底,硫化橡胶固特异大底。鞋舌与鞋帮整体设计,据说为了开率鞋舌的柔软和耐用,选择了麂皮。

不要被其土黄色的外表迷惑而觉得这是一双反绒靴子。实际上因为是头层皮,多次上油之后皮子会呈现光泽。到后期,很多军人都喜欢把靴子刷成黑色,看上去与一般皮鞋光泽并无二致。这也是为什么最后BMJA 65会定版黑色的原因。

在此之后,61年军方又改了一次版,变化并不太多。依然是天然的土黄色,可见的区别就是皮扣的两个舌头由BMJA 52的缝制在护腿上改为和护腿用同一块皮裁制。自此这种设计就一直延续了下来,直到如今的BMJA 65。

新老版本的皮扣对比

在此多嘴一句,按照法军规章,有囤积军事物资以供战时紧急需求的做法,但是物资每若干年需要更新。大约在2000年以后,一大批50-60年代囤积的军事物资被军方公开拍卖,之后大量流入市场。直到现在还可以以非常合适的价格买到全套全新52式陆军装备,包括BMJA 52和61。价格上比BMJA 65来说十分有吸引力。如果不介意时光留下的锈迹(运气不好还有虫蛀)并且有足够心思上油养护的话,老靴子可能更有时间的味道。

笔者的BMJA 52,保养好之后的样子

笔者的BMJA 52,保养好之后的样子

在之后的年岁里,伞兵和空军海军各自选用了新的版式,BMJA系列越来越多的和陆军联系起来。举一个例子,在80年代的时候陆军列装过一款全帆布仿BMJA造型的热区作战靴。虽然看起来真的很像解放鞋的亲兄弟,但据说法军的帆布鞋,并没有那么不舒服。在一个法国军迷网站看到过一个一群老兵讨论帆布鞋优缺点的帖子,正面明显多于负面。

四。一切的起源

说正经是之前,先讲些无关的。美队史大盾都认识吧。你们只注意大盾兄的大胸,有人注意过他穿什么鞋子吗?

传统上漫画里美队的靴子是这样的:

4809073-4010389166-47-ca[1]

然而可能是因为缺少了鞋带+皮扣这样既阳刚又战后风浓郁的元素,在拍电影的时候漫威做了一些调整,在复仇者第一集和冬兵里,美队的靴子是这样的:

29102013_zps74f3bb59

官方手办的靴子是这样的:

s-l1600

依然是十寸帮,棕皮色,靴筒顶端保留了翻皮但但加了两条皮扣,是不是特别像本文讲到现在的皮扣作战靴?这一改变的灵感,当然是纯正的美国风。

关子卖到现在,终于要说到所有皮扣作战靴的爹了。当当当当,著名的M1943作战靴。

100_3056

先讲下这双靴子在作战靴发展史上的地位。随手翻译一段维基百科,西方最早意义上的军靴自然是罗马帝军团的凉鞋caligae。凉鞋归凉鞋,但真皮材(耐操!)加上鞋底有钉(抓地力!),也算是满足当年作战需要。之后几千年,军靴这个东西基本都是那民用的结实鞋子来,没什么大发展。现代意义上第一次给军队配发军靴大约是1660年英国内战期间模范新军每人发了一双低帮鞋一双高筒靴。之后慢慢发展出了低帮鞋子配发步兵,高筒靴配发骑兵的规则(骑兵的小腿容易被马鞍马镫刮到,所以需要长靴保护)。然而当时配发的鞋子,一直到几百年后滑铁卢时候的法军都不变,长这样:

Reenac12[1]

看到这个鞋子我是崩溃的,你让我穿着出门逛街我还嫌它太娘们呢。穿着这个和长筒袜在泥泞的战地长期奔袭是一种怎样的非人体验?一直到19世纪中后期才出现了中帮皮鞋。虽然外观接近现代军靴了,但鞋底还是有两个问题,第一,所有这类鞋子的鞋底虽然看上去耐操,但事实上是皮质的。因为那个时代硫化橡胶尚未发明。纯皮鞋底有两个问题,第一是不防水(皮的嘛,再厚泡久了都会烂),第二是抓地力差。没有鞋底纹,为提高在泥泞地面的抓地力才配置了鞋钉或鞋掌(然而装了之后反而在硬路面上非常容易打滑)。即使在硫化橡问世之后的数年里,军靴的解决方案依然是在纯皮鞋底下面贴一层带有纹路的橡胶底。

国内很多人推崇的红翼(Red Wing)早年给美军游骑兵提供低帮作战靴,鞋底就是皮内底+橡胶层,全鞋底走线。如今成了红翼的一道招牌

国内很多人推崇的红翼(Red Wing)早年给美军游骑兵提供低帮作战靴,鞋底就是皮内底+橡胶层,全鞋底走线。如今成了红翼的一道招牌

无论中帮还是低帮的军靴还有一个问题是对小腿的保护。对于陆军,长期行军会使小腿浮肿,且在野外行军小腿容易被树枝和昆虫侵扰。对此,通用的解决方案从17世纪的legging到后来的绑腿(19世纪中),以及护胫(一直到战后)。二战期间护胫是各国军队的普遍装备。但由于它和军靴分体,且穿着不便,最终逃不掉被替代的命运。

roughoutsandleggings

照片中帆布部分是分体的护胫

而想到替代护胫的,又是在制服上开拓创新的美军。军方推出1942伞兵着装和1943着装时分别列装了M42伞兵靴(诨名Jumper Boots)和M43作战靴。两者的创新之处在于使用了硫化橡胶大底和10寸高鞋帮,从而一次性解决防水,抓地力和小腿保护等多重问题。二战胜利之后M43和Jumper被各国模仿,10寸高帮,固特异工艺上硫化大底从此成了军靴的标配。

说回M43,最早被少量列装给市场花园行动的空降兵(诺曼底登陆后几个月),由于物资装备不及,二战结束前并没有大规模列装,跳岛行动的时候美军还是中帮靴+护胫。在法国,不少在法国打仗的美军游骑兵(Ranger)都穿M43,久了之后法国人就管这种皮扣靴叫Rangers。一直在韩战期间,仍然有一部分美军还依然没有装备高帮作战靴。M43尚未到达它的巅峰,却被同期的Jumper Boots后来居上。从技术上说,皮扣军靴的鞋带也是配到靴筒全高的,皮扣只是辅助固定工组。靴子上的皮护腿的作用确实值得讨论。从实用和经济的角度,高帮靴筒被保留,而皮扣和皮护腿一定会消失。

早在Jumper Boots之前美军就已经开始试验在热区(炎热,潮湿)的作战靴。主要思路是高帮,橡胶大底和透气排水的布料制成的靴筒(帆布)。这种靴子因为越战大量装备而被称为Jungle Boots。造型上全靴筒鞋带,更加接近Jumper。在此之后美军更加转向全靴筒系鞋带的系统,后期快速鞋带系统和拉链快穿系统的问世使得M43代表的皮扣固定系统优势尽失。被渐渐取代。

GearBoots

二战年代美军军靴全图,从左起依次为M39和M40服役靴,M43和M42 Jumper

在此特别提一句的是当年制造Jumper Boots的Corcoran品牌从上世纪40年代至今一直是美军的军靴供应商。纵观整个产品线,依稀都能看出第一代Jumper Boots的影子。

有意思的是被美军抛弃的皮扣系统竟然被欧洲各国看上,这里面不止有当年马歇尔计划资助西欧各国,还有与之水火不容的社会主义国家。时间大多是在冷战期间。

Hungarian_military_combat_boot_(M65_surranó)_02

社会主义时代的匈牙利65式皮扣作战靴 M65 surranó

IMG_1441-700x700

俄罗斯现役皮扣作战靴,装备特种部队和特种警察

此外,于是几十年之后的春夏之交,当总装和总后总后征求新款军靴的时候,3516厂到底是从哪家借鉴来的灵感交出90暴的稿子呢?

结语

之前也提到过,处于实用和经济的考量皮扣的设计终于会慢慢消失。美军是皮扣的始作俑者,但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迅速转向了全靴筒鞋带系统。虽然皮扣军靴被许多国家借鉴,甚至有想法军一样将其当作传统的一部分,但是随着新材料新技术的发展,皮扣系统在现今已经不多见,也一定会被淘汰。纵观各军军靴的趋势,快速穿脱,轻质,功能性材料是未来的趋势。越来越多地,Geox-tex,快穿系统和泡沫一次成型大底被各军队采用。皮扣军靴当年带来的创新理念里,只有高帮和防水被一直继承。

题外话,最后快收笔的时候在网上查到Rangers经典老厂Argueyrolles又焕发新一春,接单生产Félin系统下的标准和热区作战靴。十分欣慰。

法军Félin系统热区作战靴

法军Félin系统热区作战靴

 

 

 

 

我所知道的关于皮扣军靴(buckle boots)的一切(一)

引子

虽然对单兵装备有些兴趣,但一直都不是什么资深玩家。一来资金有限,特别是外军的装备随便弄几件荷包就能干瘪;二来装备这个东西讲究颇多,历史颇深,有时一个国家在某个时期的一套装备可能就要花很久学习。兴趣在,但一直没有深入过。另一面说,也没有哪一件物件吊起过激情。解放军的装备不说,外军的东西也就入过一个韩版复刻M65裤子和捷克M60背包。

从高中时代就一直很喜欢高帮靴子,穿过一双解放军配发的无名之辈,也报废过一双CAT工装靴。还是想入一双外军的作战靴,偶尔也上购物网站意淫一下,但高昂的价格最后成功阻止了我的冲动。遇到皮扣军靴是一个巧合。在选购军靴时候发现皮扣军靴跨越几十年和多个个国家的历史让我这样的考据癖晚期患者欲罢不能。虽然很小众,但毕竟爬了不少英语和法语的论坛,觉得有必要把看到的内容分享到中文互联网界。如果一下这段冗长的文字能够给皮扣军靴爱好者一点启发,也就算我没花那么多时间。

一。90式防爆靴

一切的开始还是因为手痒上了淘宝。起初是想看看到新款解放军列装的靴子,底是入07式还是07a式。然后手贱开始越走越远,看过了几款空军夏飞,还有空降兵的各种跳伞靴(什么第一代和第二代踢死牛),都觉得哪里不够舒服。终于瞥见了这一双,官名儿90式防暴靴,诨名90暴。

90式防爆靴

从照片上可以明显看到90暴的靴筒采用了双层牛皮。但注意内侧皮是翻毛的

第一眼看中是因为靴子的阳刚味很浓的造型,十寸帮比一般军靴的鞋帮高出许多,鞋帮的一大部分被一双排皮护腿扣包围,鞋带妥妥藏在护腿后面。整个感觉厚实稳重,再仔细看,一些细节非常引人注意:比如鞋舌和鞋帮的整体设计,虽然外军早就有了,但在90年代的国内是十分超前的。一直到2000年前后定版的作战靴才开始普遍采用;又比如双层牛皮的靴筒,真是下足了本钱。当时就喜欢极了,遂逛了一下论坛这靴子的渊源。然而信息并不多,几乎每个讲到90暴的帖子都在重复这一段话:

此军靴的来历:春夏之交某个不能说的事件之后,总后勤部委托3516军工厂生产了一款不记成本的10寸防暴军靴,材质为黄牛皮头层皮,靴底为高密度橡胶橄榄枝轮胎底.靴桶为双层牛皮头层皮!从生产到现在20多年了.质量非常好,可以说是军靴中的极品!

这里面有最可质疑的地方是总后为什么要专门订购“防暴靴”?这个靴种在解放军列装序列里几乎是独一无二的,之前从未有过,之后再没有过。于是我更加倾向另一种说法:

198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和总后勤部总结了老款陆军翻毛皮靴的缺点和不足,下达了“研制一款更加现代化,更美观实用的作战靴的命令”,在接到命令后,各军工鞋靴生产厂家纷纷拿出自己的方案参与招标。其中国营3516厂研制的FB-1防暴靴脱颖而出,成为同时期同类产品中的佼佼者,后定型为“FB-1特种作战靴”,也称“FB-1防暴靴”“FB-1飞行靴”,主要装备我军特种部队,陆军航空兵部队,直升机飞行员和部分武警特勤部队。

用来装备精英部队的,所以不计成本应该是真的:十寸帮全身双层牛皮,固特异大底(详情参考皮鞋大神KnewOne的介绍),就我所知解放军列装过的靴子真的就它独一份了(空军一直有列装固特异大底的皮靴,但没有十寸帮的)。也许是真的因为成本问题,若干年之后3516就不再产这一款了。据说前后大于有几万双的产量,如今库存新货已经不多。但似乎还一直是有少量列装。之前看到过一张特种兵接受外军军官检阅的照片,一水的90暴。

 

说的就是这张

说的就是这张

然而从另一边来说,正因为库存不多,这款在淘宝上妥妥能买到500以上。鉴于毕竟太穷不是最喜欢,而且不在国内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货,于是想着能不能找找看欧洲的代替品。

逛论坛的时候偶然看到两个人在争这靴子是抄法国还是东欧,于是想从法国开始找找吧。没想到这一找,真的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二。BMJA 65

法军是一个有很多奇怪传统的军队。法国漫长的军事史浸润,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可以追溯到第一帝国之前的军校,国庆阅兵时候着三角帽和佩剑列队

法国精英学校中的精英,综合理工学校的学生着传统校服参加法国国庆阅兵(永远第一方阵)

法国精英学校中的精英,综合理工学校的学生着传统校服参加法国国庆阅兵(永远第一方阵)

还有外籍军团完全没有道理的奇怪帽子,手套和斧子,和胡子。在此不一而足。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外籍军团,注意力应放在帽子、斧子、胡子和皮围裙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外籍军团,注意力应放在帽子、斧子、胡子和皮围裙

除去久远的传统,战后法军可以称为fetiche的物件大概就是这双作战靴了。

著名的BMJA 65

著名的BMJA 65

目前现役的作战靴官名叫BMJA 65 (Brodequin de Marche à Jambières Attenantes 1965)。大概意思是1965式带绑腿作战行军靴。而在法语里,管这种带皮扣的靴子叫Rangers(变体为Rangeos),甚至大有泛指所有高帮军靴的趋势。Rangers是明显的外来词,这个词的来历我们后面再说。BMJA系列最早的一代在二战后优先装备伞兵(parachutiste,诨名para),久而久之就和精英部队联系在一起。就像解放军对解放鞋执着一样,很多退伍法军一生都会有一双Rangers。有一次在老兵游行时看到七老八十的爷爷一身戎装配Rangers,精神矍铄(一双的大约有2kg呢)。然而和解放鞋不同的是,法军都说Rangers “durent une vie”,是能穿一辈子的鞋子。

从外表上看这款靴子与90暴一样都有显眼的皮护腿,但是要短一些。在鞋带眼在脚踝附近不开缺口,硫化橡胶大底更厚。从1965年开始列装,几十年间在舒适性和防水性上略有改进(然而毕竟是old school军靴,着重“略”字),直至今日还是法军军靴的主流。去年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在大街上巡逻的法军几乎都装备。

外籍军团是Rangers最大的拥趸,真的是fetiche了。看过一个外籍军团训练新兵的纪录片,就提到过每次训练之后新兵有3分钟整理军容,然后所有人都把时间全部用在在Rangers上油。原来在外籍军团集合列队的时候如果Rangers不够油光锃亮是要被罚的。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传统是拿到新靴子之后怎么把皮子弄软。这里有两派争论不休。一派曰操派:比如用车轮压反复碾压,或者泡水24小时,之后再上油;另一派曰养派:用婴儿油一遍一遍上,直到皮子变软之后再上鞋油。而两派的共识是:一定要用牛蹄油(huile de pied de bœuf )或者海豹油(graisse phoque-动物保护主义者退散,里面不含海豹脂肪)。值得一提的是所有Rangers鞋带的官方系法很有特色,携带一头打个结,另一头从最下面一个孔开始一圈向上穿。需要系紧的时候把富余的鞋带绕在侧边皮扣的搭扣上,再扣上皮扣,妥妥锁死并且藏住鞋带头。这个系法是因为如果用传统系法,必然在靴筒高处正前方大一个结。在扣上皮扣之后这个结必然硌着小腿。后来士兵们嫌Rangers穿脱太花时间,发明了commando穿法,也是一大特色。法国国庆阅兵的时候能看到大兵们把鞋带换成白色,显眼地炫耀commando穿法。

标准穿法 vs. Commando穿法

标准穿法 vs. Commando穿法

除了军队,宪兵队(Gendarmerie)不知从什么时候也开始装备Rangers。然而和军队不同,宪兵队的靴子据说只用单层皮,比起军用的更轻更软,以适应城市执勤需要。

在法国Rangers民用来源主要是surplus军品店和二手网站,比如leboncoin。在法国surplus军品店比较贵,一般货源是直接找厂家进货。还有一个货源是私人。据说和军队相关人员可以用非常低的价格弄到,然后拿到二手网站出手,但数量有限。 选一双正宗的BMJA 65 却不容易,一是仿品众多(对,这个靴子的造型和rangers这个词都没有专利,任何厂商都可以合法复刻),二是几十年来军方公发的版本众多。在没有官方销售渠道的情况下需要擦亮眼。BMJA 65 的主要大厂是Marbot和Argueyrolles。鞋帮内侧以乳黄色皮面为佳,一定要有厂商的合格印鉴。额外需要注意的是当下能买到的BMJA 65几乎全是荔枝纹皮面(pleine fleur),光面的不太可能是真的。

值得说一句,虽然BMJA 65的拥趸众多,然而作为一款old school的作战靴,缺点也是十分突出的。最直白的问题就是重量和舒适度。一双2kg,鞋底结构非常传统:皮趟底+橡胶大底。所有人拿到BMJA 65之后都要加额外鞋垫,再高强度磨合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合脚(无尽的水泡和破皮)。虽然传统上认为全皮军靴的一个优点是穿着一段时间之后鞋面的皮革会慢慢贴合穿着者的脚型。然而法军中有一句相反的口头禅:不是靴子合脚,而是脚合靴子。

近来BMJA 65的命运也十分多舛,先是部分订单被外包到北非,导致Marbot这样的老厂利润下滑。加上北非制的靴子质量不如法国本土老厂,最后弄得鸡飞狗跳,军方、鞋厂和舆论都不满意,事情还一度闹上法国新闻节目。此后又传出军方考虑停止BMJA 65的订单,而且不再招标下一代BMJA。几次放出风声,最后收回之后,虽然军方没有正面回应BMJA的命运,但是随着下一代 FELIN (Fantassin à Équipement et Liaisons INtegres 单兵装备与通讯整合系统)计划的推出,法军逐渐下单德国Haix厂设计的的以登山鞋+安全靴为蓝本的下一代陆军靴以配合FELIN系统。目前已经优先列装派驻各地维和任务的法军。纵观欧美诸军,作战靴都是跟着这个趋势发展,舒适和功能性逐渐被青睐,而传统old school的以耐操为第一要义的纯皮大皮靴将逐渐消失。BMJA 65和它的先辈们终将成为绝唱。

台湾军迷博客介绍法国军Felin系统时放的一张BMJA 65被Felin作战靴替代的照片

台湾军迷博客介绍法国军Felin系统时放的一张BMJA 65被Felin作战靴替代的照片,来源: Dangerous模型工作室

鉴于毕竟太穷不是最喜欢,而且法国二手网站基本不送比利时,我又继续在网上翻啊翻。有一天看到了一双十分特别的土黄色Rangers,全新且价格低廉。想弄清楚为什么,没想到把我带入了皮扣军靴历史的大坑。

 

(未完待续>>>)

捷克M60背包之一:性价比之选

前一阵子心里忽然对背包痒得不得了。奇怪的是口味从现代的模块化战术背包转到了传统的背包。抽绳+盖收口,外贴带,最原始的销扣封闭。或皮或帆布,耐用的材质,并不在乎包带和背负结构的技术含量。

在淘宝上找过各种复古背包,全皮太贵,剩下的帆布包不是太娘炮就是价格太低,实在让人担心材质。有一天看到漂流木的一款,忽然认出这是参考冷战时期德军山地包和越战时美军的Alice背包的混血。于是就想到,为什么不干脆看一下老军包呢。

然而,老军包是一个无论对知识储备还是金钱来说都非常深的坑,凡人不敢轻易往里面跳。从知识储备上说,能认得多少军包是硬指标。另外要是真的入了老货,怎么保养也是要花时间学的学问。老军包的玩法无非两种,一是找个合适的厂商/工匠出的复刻,二是入一个真货。前者的问题是复刻的水平各有千秋,很多厂商会并不完全复刻而是根据各种考量增/减细节。比如很多淘宝复刻货包袋的封闭方式换成磁吸搭扣,或者除去金属背架,这对对原旨教义复刻爱好者来说都是无法接受。后者则因为现世老军包基本都为二手,一些一战二战留下的的老包年代久远,品相好的可遇不可求。很多即算品相不错的包,用了不知道几手,彻底拆卸清洗和保养也是一件极脏也是极重的活。在一个复古论坛看到一位花了四天的时间把一个明显发黑的胡椒盐洗回该有的颜色,并给所有皮件做了保养。最后,还是因为年代久远,真的会有精神洁癖患者担心包的历史黑暗(从阵亡士兵身上扒的,第一任甚至第二任主任都已近作古,等等)。

现世老军包最受推崇的时候瑞士在二战时出的“胡椒盐”系列。所谓胡椒盐是一种由亚麻和荨麻混合织成的面料,由于看上去灰白相间,像胡椒和盐混在一起而得名。这个系列的包了解不多,也没见过真货。虽然我不知道到底牛在那里,但是这个系列貌似是国内复古军包迷的首选,几乎到了“言必称胡椒盐”的地步。

胡椒盐背包一例

胡椒盐背包一例

胡椒盐到底有多火?上亚马逊搜索vintage backpack,出来的前几个结果都是胡椒盐的同款。

Amazon搜索结果

 

还有瑞典的M39也是比较有名的一款。一样没见过真货。M39定型在胡椒盐之前,设计的气息显更古老一些。但我想说的重点是这款现世还有库存新货,就是从来没有用过的!!!这绝对是处女座和精神洁癖患者的福音。

M39

瑞典M39背包

另外一些能让我长草的款式包括美军越战时候用的传奇Alice(虽然已经是尼龙质地),搞不清东德还是西德的山地包以及北欧诸国的一些货色。

然而,这都没有什么卵用。

根据我家大王的指示,买包预算不能过高,并且包容量不得过大。于是单价超过100欧以上的(包括所有看上的款式)以及有背架的或者没背架但超过60升的(还是包括所有看上的款式)全部被残忍地叉掉。

之后,备受打击的我一度以自残的心态认真研究了苏联二战时单兵背包。说到这里就多说两句,这个背包设计感异常诡异。最直接的描述是丑而且简单粗暴的设计:直筒包身巨能装,抽绳收口之外搭配一个让人无言以对的封口/背带。背带即封口,开包必卸背带,背带不可调节。这个包最屌的地方在于,至今还在前苏联地理范围内(非正式地)列装。在车臣叛乱甚至克里米亚危机中媒体都拍到过背着它上战场的士兵。而对于军包迷,最好的地方在于它便宜且可得。苏联军备当年是什么产量?解体之后大量仓库里的军事物资转身进入市场(最有名的就是AK47)。某宝上如今几十块钱就能买到,在ebay上见过3欧不包邮来着。

苏联二战步兵背包

苏联二战步兵背包

然而毕竟太丑了。

终于有一天在变着花儿google之后看到了它:捷克M60(中文世界有时称六零式)背包。

你看。

外贴袋,有。抽绳收口,有。帆布,有。销扣封闭,有。皮背带,可选。最重要的是,真心不贵。而且还有全新库存货!!!

M60背包

M60背包

M60从设计上看其实是一个军用Y背带和包身组成。Y背带和外腰带组成一个携行系统的基础,包身以四个点固定在Y背带上。如果需要可以在外腰带上加上额外模块,比如水壶,弹夹包等等。Y背带和外腰带有皮和布两个质地。不知道这个Y背带的设计,也就不会明白为什么m60背包肩带下方会有两根额外的带子。于是Youtube上好多关于M60的介绍视频都是建议把这额外的带子剪掉或者勾在外挂行军毯的暗扣上…囧。

Y背带

 
虽然有很多这个包被挂在网上卖,但关于这个包的历史很少有人提及。做了一些搜索之后仅仅能够拼凑出这一点点历史。整个Y背带携行系统是借鉴二战时德军的思路,略作修改后于50年代开始列装。包身借鉴于苏联M41背包,大约在60年代开始列装。妥妥的一个德国和苏联混血。

苏联M41背包

苏联M41背包

猜想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军在布拉格之春被苏联人踢屁股时候正是背着这个包。然而有意思的是,用中英文搜索这个包的历史,竟然只发现了一张士兵背着这个包的照片,还是军迷后来摆拍的。猜想这个包实在是没有什么时代感,所以被军迷拿来用在一战时奥匈帝国步兵的造型上。

在淘宝、eBay和亚马逊转过,价钱都偏高。思忖了一下干脆来个返璞归真,借助谷歌翻译在捷克语互联网世界试了一下运气。还真的让我碰到了运气,找到了这么一个网站:www.army-surplus.cz。 自带英语翻译,支持PayPal结算,理论上可以送货全世界(只要不介意运费)。这家网站上皮质背带的M60只要16欧,其中包身只要3欧,价钱都在背带上…

至于联系卖家和M60到手之后的故事,下回分解吧。

Hello world again

上周末灵光一闪想到也许域名该续费了,跑上godaddy上一看正好是最后一天。域名保住了然而淘宝上买的廉价合租空间已然过期,和留在上面不多的为备份博文一起消逝在比特海里。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决定再接再厉,就算不为装逼,为了保持用中文写字的能力,这个博客一定要继续码下去。

距上一篇留下来的博文近三年之久,实在羞愧。

感谢A Sir提供了一圻自留地和技术支持。毕竟不是技术男,恢复备份wordpress竟然被几个bug折腾了3个晚上。最扯的是直到杀掉bug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想写的东西很多,无奈实在手机码字不给力,又早过了本该睡觉的点。接下来的日子里想到什么一并再续。

总之昭告下我那数量不多的读者们,阿兰又回来了。

PS,发张图,纯为测试用。

岁月可静好

日子有点长,事情有点多。

其实一直都没觉得事情有点多,好像自己还是强得日理万机都能兜转过来的样子。但客观上说,时间是固定的,除去吃喝拉撒,做事情的时间就那么多。于是按照优先级来个上下轻重缓急,排得满满的。直到昨天再次打开换了4S以后从来没有打开过的虾米之后才想起来,我竟然已经好久都没有开过音乐来听了!

当时惊到了。为什么?想想,除了音乐,还有比如拍照,比如理片子,比如写博客,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曾经一直鄙视的生活状态是生活彻底两点一线,回家之后做饭吃饭洗完洗澡睡觉;周末补觉,然后洗衣购物打扫卫生。没有消遣,没有活动,平淡而早已远离文艺。懂了么,当生活的道路开始偏向自己鄙视的方向。

我曾经很多次说,能活多精彩完全取决于多能折腾,有多少精力折腾。只是希望这是一个百事交集的阶段,过了这段日子,生活又能走回我希望的方向。只是不知道等到又有闲时候的阿兰是不是还和曾今,比如说3年之前,一样精力充沛得能到处去跑,去看,去记录,去思考和感慨。但愿吧,阿兰对自己说。

4月的时候匆匆回了一趟国,低调地没几个人知道。回去把一件人生大事办了。在国内的时候我一直想到变态傻逼大叔09年的一篇博客,大意是领证之后的一些感慨。其实我已经记不得细节了,只是记得第一句貌似说“活了30年之后终于可以把婚姻状况写成已婚了。”很想再翻翻那篇博客,看看他那时的精神状态。无奈大叔的博客域名过期,空留我一声感叹。

回来之后一直多多少少地有些病着,鼻涕是一直时不时有一点。同事说记得我回来之后就一直少打喷嚏,我笑笑,跟他们说在亚洲文化里你打喷嚏代表有人想你,或者说你坏话了。于是他们说,你喷嚏打得这么厉害,一定是被说了很多坏话吧。我不语,心里想尼玛这么扯淡的活儿丢给我,我不能吐槽吐两个喷嚏还不行呀。

再后来,Induction Days,在Blanmont和其他Trainee一起生活三天,白天workshop晚上喝酒聊天。然后回了一趟Kortrijk,在风里雨里骑了20公里车。后来冉冉来访,带着布鲁塞尔转了一圈,去吃了一直想去号称布鲁塞尔第一的Au vieux Bruxelles的淡菜薯条。接着布鲁塞尔的RedBull Soapbox凑了热闹,没看完,实在天气太冷了,缩回家。再后来又Trainee Day,在Wavre的一个aventure parc做户外拓展,尼玛搭在树上的障碍穿越,三个小时…最近的一个周末布鲁塞尔有比利时同性恋自豪日,去凑了热闹,见到各色攻受无数,收获套套三个,其中一个还是套套加润滑油套装,引人联想。

终于,周日的Iper抛猫节实在是不想去了,太折腾了。话说抛猫节三年一次,上次我去了,09年。那时还在用LX2,用最大70焦段的卡片机打下了一套非常满意的人像系列。之后不久我就上了单反,主攻17-50焦段,所以买了个55-200的狗头玩玩。之后用这个狗头打过09年的法国和比利时国庆,效果一般。一直想说再去下抛猫节,在控制变量的情况下试试看准单反价格的卡片机(那时候还没有微单)和单反+狗头的组合哪个比较好。这次错过了,下次,要再三年…那时候怎么样至少也应该入一个小黑炮了吧…

还有几天Nancy就要回来,即将开始老妈所说的“过日子”的生活。之后的大半年里,依然是百事交集的时候吧,我想。别忙过了头忘记了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有一个闲适的日子,过两天真正“岁月静好”的日子。我想去Oostende晒太阳吃海鲜,我想去葡萄牙,我想有些时间把我的破照片彻底理完。

罗宋汤做法-宜家盖饭版

关于罗宋汤的宜家盖饭版做法……
恩,先来看,什么是宜家盖饭:

这个做饭的精神你理解了么?如果理解了,恩,那好,来,罗宋汤:
牛肉一斤,切小块,切!切!切!切!切!切!切!啊!啊!啊!啊啊啊啊!!!! 汆水,洗净。
洋葱一个,切小片,切!切!切!切!切!切!切!
土豆两个,去皮,切大片,切!切!切!切!切!切!切!
胡萝卜一个,去皮,削!削!削!削!削!削!削!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卷心菜叶四片,撕小片,撕!撕!撕!撕!撕!撕!撕!撕!
大蒜,辣椒,番茄酱盐糖等等待用。

开大火,下黄油,下大蒜辣椒所有蔬菜,狂搅,搅!搅!搅!搅!搅!搅!搅!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牛肉,继续狂搅,搅!搅!搅!搅!搅!搅!搅!
下番茄酱,接着狂搅,搅!搅!搅!搅!搅!搅!搅!炖!炖!啊!啊!啊!啊啊啊啊!!!!
加水加盐加糖,小火,狂炖,炖!炖!炖!炖!炖!炖!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震天的嘶吼声半小时后关火开锅,立于锅前,左手持锅盖右手持汤勺,仰天长啸数秒,期间左右晃动颈部两个来回。

开饭。

20120303-193432.jpg

只是码字

在想,这个月再不写点什么的,一个月又要过去了。

记得还在念书的时候看已经工作的曾经的同学的生活,两点一线,métro-boulot-dodo。那种平淡让我分外骄傲地在各种社交平台放旅游的照片,到处显摆自己的生活。不想几年之后的现在,也开始走入一样的工作围城。每天生活雷同,经历类同,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事情不会忘博客上放,于是生活里能显摆的部分越来越少。现在才知道,要真的把上班之后的业余生活活得丰富多彩,那得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内心。

关于学生时代的文艺,在此推荐还是学生的在英国的文艺女青年白筱爱,或者叫小爱,Ell,的一个文艺活动,卖掉1000张自制告别22岁明信片。22,这是一个多么特么花一样的的年纪啊。

昨天擦相机的时候翻了一下卡里的照片,最近几个月来我几乎没有摁过快门。恰逢布鲁塞尔在冬春之交的时候总是被低气压控制着,一连了几个月也没怎么出过大太阳。Nancy每次到布鲁塞尔都会抱怨着阴郁的天气。阴天对我这种走以蓝天为底色提升主题策略的菜鸟来说是要命的,于是实在没有什么动力出门拍点什么的。最近一直在回忆,2009年时候好像总是出门去拍点什么,天也好像总是蓝的,莫是我记错了,还是最好的春夏两季还没有到来?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一个多云的天气,想起个早,抓着相机出去走走。也许能打一些什么下来。

说到摄影,flickr的账户又过期了;光影魔术手的作者也已经近一年没有更新过软件了;把我怂恿进单反世界的Zoey也近乎息影了。日子过得就是这么快。

今天打电话回家,说起这个生日可能回国过的时候,奶奶问,虚岁26了吧?我说27,然后怔了一下,27了,已经,竟然!小时候,也许在几年前,想象过快30的我是什么样子,在哪里,做什么的。总感觉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一个有几间房间的房子,丰足而无虞的物质生活,丰足到可以在食物的选择上有些小挑剔的地步。想象着有一个能施展开手脚,工具材料齐全的大厨房、放满各种酒和酒杯的酒柜。然而现实中的我仍有些蜷曲的意味地生活在一个一室一厅里,相对简陋的厨房和小小一个角落的酒类收藏,一些基本的酒杯。确实比做学生的时候生活得更好了一些,但还远远没到我想要的“丰足而无虞”的境地。

拿着一点不算宽裕的工资,接下来几个月里,我要入一个薯条锅、一个电压力锅和一个iDock;当然,如果再能把这个有限的空间折腾出一个地方来放一张双人沙发床就无敌了。暂时我还不能有一个烤箱,也不能有一个一次能做两公斤淡菜的淡菜锅,当然想要的还有很多,但地方不太够。Nancy每次在我要买这买那的时候会像持家的管事的主妇一样决绝地说,不买,家里东西够多了。

我想从这个月开始,能够开始慢慢攒下一点点小积蓄了。不知道这笔尚未到来的钱我会用来做什么。很久以前就跟Nancy说起夏天找个周末去海边租个hut待待,嘿嘿…

想到些别的什么的时候,再继续写吧。放一张照片,来布鲁塞尔之后用单反拍的唯一一张,从我家厕所看出去布鲁塞尔市政厅的高塔。

Stadhuis Brussel

最近

之前也有想过既上一篇不正宗菜谱之后下一次会在哪里,写些什么东西。10月份,貌似是已经拿到富通的offer,在紧张准备工签工卡的时候,同时家人来访,安排欧洲游,每天七七八八地看行程、机票,也是各种焦头烂额。不得不说,从上次炸酱面菜谱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件接一件,弄得我疲于招架,毫无还手之力。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一些事情留下了模糊的影子,更多的细节已经无从考察。

读者诸君如不嫌冗缛,在此简述近来4个月中发生的事件。

十月中,家人来欧洲探亲,顺回访了Dominique和Joost,第一次和Nancy见面。同时由我带着走了一遍荷比,巴黎和意大利。想来都是曾经去过的地方,总算是有些熟悉,带着父母走也不至于丢了。

而后直取南特,阿兰在Audencia Nantes的谢幕:毕业典礼。自2008年始,三年,四个城市(南特、Kortrijk、哥伦布和巴黎),花出去的财力和心力,一路上的风风雨雨。当最终怀揣着offer拿到这等了三年的一纸文凭的时候,终于可以告诉自己,从大二开始筹划的这五年,算是按着轨道走完了。45-Remise dipl鬽es GE_DSC0685

送走家人后不知什么原因病倒了半个月,发着烧吃着药还是要坚持打理各种签证和离开法国的善后事宜:转租房子、转卖家具、停保险、停手机forfait、打包行李、要casier juridique等等等等。最终拿到工卡,递签。不得不说的是工卡在比利时领馆超级好使,拿着它加上几张表格,工签立等可取。

拿到工签之后订北上的火车票,联系Julien帮我搬家,开始看布鲁塞尔的房子。因为事情非常急,所以没有时间和在巴黎的朋友们一一告别,除了最后一天晚上和室友们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以外。搬家的时候因为行李非常多,Julien开着他老妈的买菜车过来的时候惊呆了。不过好在我们还是成功地把东西都搬上了火车,满载着行李、憧憬和未知的火车一路向北,根本没给阿兰太多的时间思考这些。

IMG-20111112-00046

又一次来到Kortrijk暂住,开始找布鲁塞尔的房子。于是乎在网上看房子,电话联系定看房,布鲁塞尔和Kortrijk之间来回跑,拿到过好多option,但是也被放了不少鸽子。期间做了一些关于Matongé的研究,被吓到了,于是划掉了所有Porte de Namur附近的房子。最后几经纠结,最后找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处房子,1P,很大的客厅,闹中取静。签了合同,Dominique和Joost用了一个周末一起帮我完成了搬家。

照片

我一直都记得他们离开的那个时候,对着一屋子尚未整理的行李,真正知道了什么是“从现在开始都靠你自己了”。刚开始的时候家里热水器不工作,也没什么家具,Nancy每次过来我们都要去宜家采购一圈,然后两个人大包小包地扛回来。到家之后从来都是我负责装配家具她负责整理,也倒和谐,只是真心辛苦她一次次陪我这折腾了。再后来我一个人一点点往家里扛电器,先是吸尘器,而后熨斗、微波炉….慢慢这个空荡荡的房子越来越有家的样子了。

再后来,住行完了就是衣食。衣,在市中心找个洗衣房差点难倒我。首先比利时法语里洗衣房叫做salon lavoir,而法国法语里用laverie,于是你用laverie作为关键字在比利时黄页上自然什么都查不到。第一周于是没有洗衣服,好在阿兰衣服存货足,硬是撑到第二周。终于借助foursquare找到了远处的一个洗衣房,遂去了一次。但终归远,在跑了几周之后才又知道了另一个稍近一些的。食,市中心超市无数,黑狮子Delhaize和家乐福各有一大一小,还有Lidl,完了中超若干。除了中超货物可得性真的跟巴黎差了一个层次之外,还算方便。

当然还有各种麻烦的事情,ID居留保险网络等等等。一样一样来,终于也算弄得差不多了。

想来真不容易,这样子算是安顿下来了。

晚上还有些事情,今天先写到这里吧,算是有了个交代,阿兰我还个Bloger。

=====================================================================

不想过了好久好久的一阵子,久到几乎忘了用键盘噼里啪啦地打上一大段字是什么样的快感,久到几乎不记得在茫茫互联网的某处还有自己的一个角落。直到有一天收到了推总@newschina的空间续费通知才想起来。数了一数,独立建博客的这一年,写的东西寥寥无几。是为不好,今年必须加强。

不正宗北京炸酱面

话说在实习每天朝八晚八的日子里,有时候实在没时间,也懒得做饭的时候有一坨什么什么的酱用来拌面实在是非常方便的。自己折腾了数次正宗开洋葱有拌面以及数次不正宗韩式拌面之后,终于腻味了,正值拜登一晚炸酱面吃出美帝公务员的寒酸,隧考虑染指这我亦从未尝过正宗的炸酱面。

四处搜罗菜谱之后,大概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了。几次尝试之后,觉得这个东西可以拿出来示人了。最近在斯图加特给Nancy和她一帮台湾室友秀了一把炸酱。经去过北京试吃的台湾MM鉴定,味道不错。由此,特此分享在博客中以资乔姐等来自帝都的欧党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材料:

Fontenay-sous-Bois-20110917-00010

干酱,或叫黄酱,或者叫干黄酱一包,甜面酱一包,猪前腿肉适量,葱花,姜丝,香菇适量,鸡蛋两个。关于材料,在法国留学个各位,我推荐六必居的干酱和甜面酱。鄙人不是帝都人士,所以不知道什么无敌牛掰的牌子。但看架势,六必居应该是法国甚至欧洲有售的较为正宗地道的酱料。如果是选六必居,按照干酱和甜面酱一比一的分量,大约是一包干酱两包甜面酱。又,猪前腿肉是为正宗,但不好找,在此建议懒人王们考虑肉末(haché)或者猪肉块(sauté de proc)代替。如选用后者,要麻烦再把肉块切到小丁。

Vincennes-20110917-00007

第一部是和酱。先用水把干酱调湿,要搅到干酱的差不多和甜面酱一样稀,但稍稍有粘度为宜。搅拌后的效果可以参见第一张照片右上角。然后倒入甜面酱,继续搅到彻底均匀为止。

第二部自然是切配。姜切末,葱切末,香菇切丁,猪肉切丁。切切切,切到手抽筋就差不多了。然后猪肉入一点点盐,裹上少许水淀粉,以所有肉丁表面都有沾到但不过过量为宜。

第三部,下锅!锅里起油锅,油可以大点,这样才有后来“炸”酱的感觉。不必担心油多,酱不吃油,一般炒到最后倒下去多少油捞完酱之后锅里还能有多少油。炒的时候先在锅里下一个八角,然后先姜末后葱末,香味出来了下肉丁,炒制肉丁表面起熟,下香菇丁,炒到香菇香味出来,就要开始下酱了。

Vincennes-20110917-00011

下了酱之后,加一些糖。有一派炸酱面是要在此时放一到两个打散的鸡蛋,我比较喜欢这一派,但是如果不放,也无妨,看官自行取舍就是了。过了这一步,锅里的东西都搅匀,大火慢慢熬,刚刚和酱的那些水基本都要被炒光。开始酱比较稀的时候没关系,但后期要注意翻动,不要让酱结块。

Fontenay-sous-Bois-20110917-00012

最后一步,最后的战役!酱炒到后期,水慢慢收干,开始明显感觉是油在炸锅里的酱,这大概是为什么这叫炸酱面的原因。此时如果用炒勺翻动,会明显觉得酱很粘,火可以改小点,但一定要持续翻动,一直翻到锅里的酱比原来的干酱就湿那么一点点的时候,可以起锅。起锅的时候注意控干酱上的油。等到酱全部装出锅,你可以看到锅底留下来的油。牛掰的厨师真的可以做到倒下去多少油,炒完之后锅里还是多少油。

到此,炸酱面的酱就OK了。然后要说到另一样非常重要的配料:菜码儿。

所谓菜码儿,就是配炸酱面的素菜,一般是以清淡脆爽的蔬菜切成条或者末。根据季节和可得性,可以选用黄瓜丝,胡萝卜丝,大葱叶丝,豆芽,等等。关于这个,我没有完全学到,不敢在此班门弄斧。

最后,一个简单的效果图,炸酱面配黄瓜丝,面条用的是陈氏家鸡标的山东拉面。

Fontenay-sous-Bois-20110917-00013

关于炸酱面的做法,我推荐这个视频:

一条推文的感慨

即将离开实习的公司,于是帮公司到各大高商发职位,一直发到le point排名的第12位。终于在收到以中国女生为主的世界各国许多应聘者的简历之后,收到一个法国女生,来自ESSEC。

看了这个女生的简历,不禁有些感慨,于是在推特上写下了这么一条推,全文如下:

今天收到一法国女生的简历,在越南做扶贫志愿者,在印度做实习,坐火车横穿俄罗斯,徒步穿越印藏边界,跟着蒙古人走草原,在蒙古包里睡了半个月。这已经是 我知道的第6个游历世界的法国人了。她还比我小一岁。感慨为什么人家最好的青春可以拿来做以后自豪地讲给儿孙听的事,而我们,永远在考试。

这当然是真的。

其实她的实习经历还包括:在玻利维亚做审计,在汉诺威做导游。简历里面写,她去过的国家有:越南,柬埔寨,秘鲁,玻利维亚,俄罗斯,蒙古,摩洛哥,以色列,印度,美国,加拿大,阿根廷,智利,欧洲各国,巴尔干半岛。当然,她漏了西藏,或者说,中国西藏。

说到我认识的这样的法国人,比较显著的有我的同班同学有一个休学一年,和几个朋友一起骑自行车绕着南美海岸线走了大半天。另一个同届的也是休学一年,用飞机以外的交通工具完成环球旅行。另外在法国大学校(les grandes écoles)的学生,几乎人人都有去过外国生活、交流或者实习的经历,其中不少是在别的大陆。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这条推发出后不久,开始被疯狂转发,现在已经被retweet 100+了。我的foer数量也开始上涨。后又被人转到新浪微博。这下更不得了,就@石扉客转发的这一次,就被500多人转发。还有些网友还很有意思地配发了外国学生度假和中国学生考试的对比图片,十分有趣。

好多网友开始感慨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实习,考试,加班。也有很多人感慨这辈子到底是不是有机会用“最好的青春拿来做以后自豪地讲给儿孙听的事”。

有一些网友开始试着回答为什么中国人鲜有行走四方看世界的。

综合来看,一大部分意见是体制里面的问题。主要的焦点在于:

  1. 到哪里都要签证的中国护照
  2. 从小到大无穷无尽的升学考试
  3. 没有完整的社会福利,我要出去跑了谁来挣钱养我和我家老小?

还有一部分意见集中在:

  1. 不愿意也不敢于出去闯荡世界的固守精神
  2. 放不下已成陈规的生活

我觉得在这些东西后面,其实是他们又看到了自己曾经丰满的理想和如今骨感的现实。谁不曾想过仗剑走天涯,游历四方。然而当你坐在深夜加班的办公室里忽然看到微博上这条东西的时候。我能想象这种感觉,好像那时候看《老男孩》主题歌MV时候那种内心被触动,想泪流满面的感觉。

想到这里,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虽然没有那么显著的经历,但是总算是看过世界的。但更重要的是,曾经的梦想,一直都还在,一直都还在为实现它而各种努力。虽然一路过来,经历了很多风雨,杂陈百味也都尝过一些,但总算是万幸没有偏离轨道。

什么豪言壮语的,都不必在这边多说,梦想在那里了,努力在那里了,该来的就会来。希望有一天,回头对儿孙们讲述如今这段自觉还算精彩和光荣的经历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们崇拜的眼光。

结尾是《老男孩》片尾曲MV。如果能触动你什么,那说明你的梦想还没有死。链接来自youtube,墙内用户请在土豆上看这个视频

最后还是要很曲笔地问候GFW和方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