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收骨头了

     在一周的暴走、淋雨、拍照以及花钱之后,拖着疲惫的步子以及一肚子北越米粉上了回南特的TGV。到车上一坐下,仰头望天花板,想到踏上南特的土地之后就要开始非人生活,徒然一种认命的感觉。

    巴黎很大,《巴黎,我爱你》的场景只找了很有限的一部分。每天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走、坐地铁、看、拍照、淋雨、花钱以及每天中午嚼最便宜的三明治。正常情况下每天从9点左右开始走,除了吃中饭几乎没有坐下的时候,直到晚上回家。由于日程太紧,罗浮宫只能用两个晚上和一个晚饭前的午后参观。最夸张的时候一天走了6个地方,差点没跑断腿。虽然CAT重了一点,但是防水不怕山路,最重要的是暴走了这么7天脚上一个水泡都没起。

    回到南特,第一天就没让我安生,一堂四个小时的课,加上当晚要做完的一个case。今天present完了之后明天再有一个。下周还一个测验……,始终萦绕心头。做case的team里有法国人明天翘课去巴黎某牛企业面试。问他,他说要是最近开始投还有希望在12月中被录。也就是说,再晚点投就很有可能在圣诞的时候还不知道下一年会在哪里实习。再不快点,就惨了。天天熬夜,典型商学院的生活就是在通宵party和通宵看书之中玩冰火两重天。EM Lyon的朋友们从开学就开始经历,现在也轮到我了。

    又无法上网。房东大人把modem挪了个窝,wifi就每1分钟短一次,直至彻底找不到信号。这样也好,也是该收心的时候了。实习的信息在学校上网就能搞定,每天晚点回去就是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以及更久的时间里,我将处于半闭关的状态,偶尔上MSN以及校内。如果各位看到我的MSN状态是“忙碌”,那就表示我真的忙碌,请勿打扰。从现在开始重心全面转到复习以及实习上来。七天疯玩之后,正好是收骨头的理想时节。法国小崽子们当心了,爷要开始发飙了,都给爷起开~

    贴一张巴黎的照片,摄于圣心教堂。算是在巴黎找到实习的一个盼头。能天天转悠那座城市,不用再暴走。

圣心教堂-巴黎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