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书

下午窝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分心了,摸出iPhone浏览了小彭的博客。iPhone加上OSU几乎无处不在的wifi网络,实在是让人堕落的利器。在准备复习marketing的当口,简直就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扯远了,从小彭的字里行间,透着一种感觉:她和一年前同游意大利时候有些不一样。这种不一样,体现在为人处事,也体现在她悉心打出来的每一个字符里。这种感觉叫做,成长。

于是在这个下午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时不时地分神去想一个问题,从踏出国门到现在的630天里,除了走过风景,看过世界之外,到底有没有,在心智上,预期的成长?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纵向比较的话,我已经记不得630天之前的自己大概是个什么心境;而横向比较的话,对比诸如小彭的文字,只能说她先走了一步,我还没跟上;再由一些客观指征来度量,比如管得住嘴憋得住话,那只能立即自动失格也。自然,以第三方评价法衡量,也被人说过不成熟,情绪化。

然而一个矛盾在于,到底什么样的自我可以被定义为成熟的自我。以鄙人举例,偶尔的情绪化行为到底是性格中本色的一面还仅仅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换句话说,当有一天站在各位面前的这个胖子三缄其口,不苟言笑。这个与大多数人关于成熟的指征相符的胖子,还是Arlenz么?或许还是应该把所有这些条条框框一脚踹开,淬上一口唾沫,大骂一句操你妈的。

每次想到这个话题,我总会想起小说里突然远离自己熟悉的世界,经历各种磨难疯狂练级刷怪,然后以各个众人皆认可的成熟汉子的形象强势回归的桥段,比如唐泰斯,比如牛牤。挫折和磨难始终被我相信是成长最快的方式。比如从小家事波折让一个19岁的少年能和在23岁同龄人中堪称成熟的女生相抗衡的心智,从而赢得其青睐的故事。这些磨砺人的事情,正是冲着这些踏出国门的。然而自认为诸事顺利,终究,除了情感上的一些波折,没有遇到苦到可以哭出来的困难。苦中苦和人上人,有时候就是紧密的充分比要条件。

630天过去了,我还是那个每期火影必看,喜怒形于色的胖子。

晚上正是国内的早上。和刚进大学时喜欢的女生聊天。我们说起当年那些玩在一起的人的近况,那些人,因为我与她最终的疏远而疏远。于是大家一条条地说起某个人在做什么,是否单身。然后小评论下,小感慨下,再说到下一个人,说到她现在的男友,未来怎么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们说到了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两个班傻傻的新生学着前辈old school的方式,联谊。我们说到那时的照片,早就消散在不知何处。她说她还有,可以给我。我们说到很多,但谁也没提当年的那段暧昧,心照不宣地一次次绕过这个话题。一些关于以前的记忆碎片,慢慢地又串起来。日子仿佛回到了2004年的秋天,尚有60%无邪青涩的年代。和她在一起,大约8个月,没有人表白过什么,从你侬我侬到不欢而散。算不上一段正式的关系,但第一次体验到当感情转弯时候绝望的无力:一些事情一旦变化,无论如何努力争取,都不再被欣赏和承认,反而被讨厌,让对方更想远离。追求感情,不同于追求事业或者学业,不是只要坚持就会有结果的。就好象《笨小孩》里唱的,“妈妈说真心爱会爱得很精彩,结果我没有女孩。”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之阴郁。反想最近的遭遇,若是有什么堪称成长的地方,就是不再在宣布结束一段暧昧之后,为之长久的阴郁。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感慨了,说一晃真快啊。

诚然纵使对2004年自己的心境毫无记忆,但最隐约的感觉都能明确地指出,此时的这个胖子绝非当日的那个胖子,虽然还是胖子。这个胖子总是会回忆过去的美好、叫嚷着现在的纠结并且好奇未来的不确定。

或许,真的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不用变,有如酷玩的一首歌那样唱道 “We never change, do we? We never learn, do we?”

成长是一种改变,也不是一种改变。

道理是:练级刷怪不是错,但找一个级数远高于的怪来练就非常错,记得打不过就跑,放弃比死撑明智。

 

PS 今天是5月20日,1924年的今天北洋政府批准同济医学部为大学,此日从此定为校庆日。今天距离同济的百年校庆,已经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