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可静好

日子有点长,事情有点多。

其实一直都没觉得事情有点多,好像自己还是强得日理万机都能兜转过来的样子。但客观上说,时间是固定的,除去吃喝拉撒,做事情的时间就那么多。于是按照优先级来个上下轻重缓急,排得满满的。直到昨天再次打开换了4S以后从来没有打开过的虾米之后才想起来,我竟然已经好久都没有开过音乐来听了!

当时惊到了。为什么?想想,除了音乐,还有比如拍照,比如理片子,比如写博客,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曾经一直鄙视的生活状态是生活彻底两点一线,回家之后做饭吃饭洗完洗澡睡觉;周末补觉,然后洗衣购物打扫卫生。没有消遣,没有活动,平淡而早已远离文艺。懂了么,当生活的道路开始偏向自己鄙视的方向。

我曾经很多次说,能活多精彩完全取决于多能折腾,有多少精力折腾。只是希望这是一个百事交集的阶段,过了这段日子,生活又能走回我希望的方向。只是不知道等到又有闲时候的阿兰是不是还和曾今,比如说3年之前,一样精力充沛得能到处去跑,去看,去记录,去思考和感慨。但愿吧,阿兰对自己说。

4月的时候匆匆回了一趟国,低调地没几个人知道。回去把一件人生大事办了。在国内的时候我一直想到变态傻逼大叔09年的一篇博客,大意是领证之后的一些感慨。其实我已经记不得细节了,只是记得第一句貌似说“活了30年之后终于可以把婚姻状况写成已婚了。”很想再翻翻那篇博客,看看他那时的精神状态。无奈大叔的博客域名过期,空留我一声感叹。

回来之后一直多多少少地有些病着,鼻涕是一直时不时有一点。同事说记得我回来之后就一直少打喷嚏,我笑笑,跟他们说在亚洲文化里你打喷嚏代表有人想你,或者说你坏话了。于是他们说,你喷嚏打得这么厉害,一定是被说了很多坏话吧。我不语,心里想尼玛这么扯淡的活儿丢给我,我不能吐槽吐两个喷嚏还不行呀。

再后来,Induction Days,在Blanmont和其他Trainee一起生活三天,白天workshop晚上喝酒聊天。然后回了一趟Kortrijk,在风里雨里骑了20公里车。后来冉冉来访,带着布鲁塞尔转了一圈,去吃了一直想去号称布鲁塞尔第一的Au vieux Bruxelles的淡菜薯条。接着布鲁塞尔的RedBull Soapbox凑了热闹,没看完,实在天气太冷了,缩回家。再后来又Trainee Day,在Wavre的一个aventure parc做户外拓展,尼玛搭在树上的障碍穿越,三个小时…最近的一个周末布鲁塞尔有比利时同性恋自豪日,去凑了热闹,见到各色攻受无数,收获套套三个,其中一个还是套套加润滑油套装,引人联想。

终于,周日的Iper抛猫节实在是不想去了,太折腾了。话说抛猫节三年一次,上次我去了,09年。那时还在用LX2,用最大70焦段的卡片机打下了一套非常满意的人像系列。之后不久我就上了单反,主攻17-50焦段,所以买了个55-200的狗头玩玩。之后用这个狗头打过09年的法国和比利时国庆,效果一般。一直想说再去下抛猫节,在控制变量的情况下试试看准单反价格的卡片机(那时候还没有微单)和单反+狗头的组合哪个比较好。这次错过了,下次,要再三年…那时候怎么样至少也应该入一个小黑炮了吧…

还有几天Nancy就要回来,即将开始老妈所说的“过日子”的生活。之后的大半年里,依然是百事交集的时候吧,我想。别忙过了头忘记了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有一个闲适的日子,过两天真正“岁月静好”的日子。我想去Oostende晒太阳吃海鲜,我想去葡萄牙,我想有些时间把我的破照片彻底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