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伪哲学家 ’ Category

一条推文的感慨

即将离开实习的公司,于是帮公司到各大高商发职位,一直发到le point排名的第12位。终于在收到以中国女生为主的世界各国许多应聘者的简历之后,收到一个法国女生,来自ESSEC。

看了这个女生的简历,不禁有些感慨,于是在推特上写下了这么一条推,全文如下:

今天收到一法国女生的简历,在越南做扶贫志愿者,在印度做实习,坐火车横穿俄罗斯,徒步穿越印藏边界,跟着蒙古人走草原,在蒙古包里睡了半个月。这已经是 我知道的第6个游历世界的法国人了。她还比我小一岁。感慨为什么人家最好的青春可以拿来做以后自豪地讲给儿孙听的事,而我们,永远在考试。

这当然是真的。

其实她的实习经历还包括:在玻利维亚做审计,在汉诺威做导游。简历里面写,她去过的国家有:越南,柬埔寨,秘鲁,玻利维亚,俄罗斯,蒙古,摩洛哥,以色列,印度,美国,加拿大,阿根廷,智利,欧洲各国,巴尔干半岛。当然,她漏了西藏,或者说,中国西藏。

说到我认识的这样的法国人,比较显著的有我的同班同学有一个休学一年,和几个朋友一起骑自行车绕着南美海岸线走了大半天。另一个同届的也是休学一年,用飞机以外的交通工具完成环球旅行。另外在法国大学校(les grandes écoles)的学生,几乎人人都有去过外国生活、交流或者实习的经历,其中不少是在别的大陆。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这条推发出后不久,开始被疯狂转发,现在已经被retweet 100+了。我的foer数量也开始上涨。后又被人转到新浪微博。这下更不得了,就@石扉客转发的这一次,就被500多人转发。还有些网友还很有意思地配发了外国学生度假和中国学生考试的对比图片,十分有趣。

好多网友开始感慨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实习,考试,加班。也有很多人感慨这辈子到底是不是有机会用“最好的青春拿来做以后自豪地讲给儿孙听的事”。

有一些网友开始试着回答为什么中国人鲜有行走四方看世界的。

综合来看,一大部分意见是体制里面的问题。主要的焦点在于:

  1. 到哪里都要签证的中国护照
  2. 从小到大无穷无尽的升学考试
  3. 没有完整的社会福利,我要出去跑了谁来挣钱养我和我家老小?

还有一部分意见集中在:

  1. 不愿意也不敢于出去闯荡世界的固守精神
  2. 放不下已成陈规的生活

我觉得在这些东西后面,其实是他们又看到了自己曾经丰满的理想和如今骨感的现实。谁不曾想过仗剑走天涯,游历四方。然而当你坐在深夜加班的办公室里忽然看到微博上这条东西的时候。我能想象这种感觉,好像那时候看《老男孩》主题歌MV时候那种内心被触动,想泪流满面的感觉。

想到这里,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虽然没有那么显著的经历,但是总算是看过世界的。但更重要的是,曾经的梦想,一直都还在,一直都还在为实现它而各种努力。虽然一路过来,经历了很多风雨,杂陈百味也都尝过一些,但总算是万幸没有偏离轨道。

什么豪言壮语的,都不必在这边多说,梦想在那里了,努力在那里了,该来的就会来。希望有一天,回头对儿孙们讲述如今这段自觉还算精彩和光荣的经历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们崇拜的眼光。

结尾是《老男孩》片尾曲MV。如果能触动你什么,那说明你的梦想还没有死。链接来自youtube,墙内用户请在土豆上看这个视频

最后还是要很曲笔地问候GFW和方校长


 

自我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ZD、反法、地震、等等…
一些很不寻常的,不经常发生
面对这些非常规的事件,很可喜地发现我对有不同于大流的看法
也许有人不明白
事实上,这件事情可喜在,我的态度是统一的、联系的、有共同出发点的
也即是,我已有比较清晰的世界观,并开始用其分析问题
 
这个听上去有些奇怪,似乎每个人都该是这样的
其实不然,举个例子来说
德国和法国在这次抵制奥运和支持ZD的演出中拙劣得不分伯仲
为什么只有人地址法货没看见有人叫抵制德货呢?
真的抵制法货的朋友们在用德货时想没想过默克尔会见过DL呢?
如果有,那在想想地址法货的原因,会不会觉得用德货很矛盾?
 
不要企图解释德国和法国在这场闹剧里的性质其实不同云云
会让我想起我们的政府在同是割出去的港(指新界,香港岛是租出去的)澳
以及蒙古外兴安岭上矛盾的的态度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想法前后矛盾的时候
也许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对自己处于相互矛盾的动机作出不同的事感到不爽
大概…这样的人真的不多
我认为人对事物的态度是有一个最核心的准绳的
它是人行事最基本的出发点
理想的情况是我们做事千变万化,但归根结底能回到这一点上
这一点,是世界观、是原点
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一个原点,从这个点开始建立对自己和世界的认识
不论对错
如果能找到它认清他,便找到自己也找到在世界中的位置
事实是很多时候我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观点的矛盾
而后纠结、迷茫甚至痛苦,不知何和去何从
 
但很庆幸,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我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
穷尽这短短二十年的经历,我认同一些理论
辩证、运动、联系、利益驱动论、弗洛伊德的性和童年理论等等
每次用这些理论作为工具分析一件事得出一个独特的观点
就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那一“原点”的存在
也更加清晰地觉得我正在向那一点靠近
 
就像用显微镜看细胞
焦距一点点地调节,影象一点点地清晰
 
也许我会花十年或者更久,甚至一生来找到那一点
虽然我还不能确定那是什么
我坚信站在那一点上看到的一切会更清晰更透彻
因为那应该就是许多哲学家寻找的“自我”

Follow heart, or follow mind?

感性的评价是定性分析
多巴胺荷尔蒙在脑子里大量分泌
浓度超过某一阈值之后促使大脑得出结论
“好!”
 
理性的评价大多数时侯也是定性分析,偶尔也会是很漂亮的定量分析
——取决于脑子的主人,也取决于是否有量化的标准——
这个是题外话,不在今日讨论范围之中
如果分析的够好,结论应该类似“在70%的情况下这样好”
 
感性的分析的结论不取决于论据
有时我只能很可悲地认为这只是激素浓度的问题
然而得出结论之后我们开始千方百计找论据来支持结论
于是无论论据有时显得荒谬、论证毫无逻辑,结论总是矗立在那里
 
理性分析相反,用事实和论证得出结论
然后无论结论于个人好恶如何相左,我们的理性都会尽力让它被自己支持
 
这是事情的两个极端,用辩证的观点来看
一般事情会是两者的结合,即各占一定百分比
辩证的观点不解决任何问题
无法验证这个观点是否正确,而且
即使它是对的,如何来确定结合的百分比?
“确定百分比”本身是用理性还是感性的方法尚待讨论
 
结论是
关于“评价事物究竟是理性还是感性?”这个问题
答案是两者鉴于两者的闭区间之内
但如何确定比例不得而知且每个个案的算法不同
 
证毕
 
感觉做出来一道化简结果"a=a"的数学证明题
有结果,也没有结果
 
有没有谁能写出一个算法,回答题目所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