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未分类 ’ Category

忙·乱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亦或是从上海回来之后;亦或是去上海之前;亦或是从意大利回来之后,生活就开始凌乱起来。

大约已有两周没睡过8小时。健身房已是难得再去。从去意大利之后至今的账目被记成一本彻底的糊涂账。电脑里攒着大约1500张照片未整理,未上传。房间乱得一塌糊涂,连Dominique帮我洗完的衣服,也懒得分类,全堆在一起。而日志,掐掐手指,也有好些日子不落笔了。

不只是生活乱了,思路也乱得很。也许是这些凌乱的东西的影响吧。

忽然在想,怎么了呢?想来想去,荷兰语课自然是难逃干系。每周从我宝贵的休息时间里夺去12个小时,还都是在下班回家之后最黄金的时间。以前在这个时间,可以去健身房,可以上网,写日志,理东西,以及等等。现在下课到家吃晚饭几乎天也黑了。自然是什么也做不了。而后,这几周每周末满满的安排得写上一笔。连续4个周末,没有一天歇在家里,于是本来准备推到周末做的事情又耽搁下来。忽然想到大三时周六周日都在外面上课,加上平时学校的课,连着几个月没有休息天的生活。某一周日上完CAD回来精疲力竭倒在254的床上想到明天又要一天的课,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有些像现在。

好在荷兰语还有两周就结束了,学得也很快乐。所谓you win something, you lose something,世界就是那么现实。哎,再忍忍吧。

下个周末不想出去跑,在家休养生息一下。Buvel工厂的参观顺延一周。虽然宅不好,但洒家到比利时也有124天了,还没宅过是不是也有点不太好?

随便说几句吧

两周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不代表什么都没做。要做辩解的话,只能说太忙了。每天与荷兰语大战3个小时,吃晚饭后到午夜只有2个小时,你说你能做什么?

不过毕竟是做了点什么的,最大的成就,是我的穷游空间。

连接如下http://www.go2eu.com/index.php?uid-211001,目前有4篇日志,其中三篇已经在穷游论坛上被加精。一直说要深度比利时,我也是这么做的。上周跑了根特,这周先是去了欧洲议会,然后去Ieper见识了抛猫节的盛况。只是目前还没有时间把游记写出来。比如Tournai的游记,写了我一周。要写好游记,时间是必然要花的。所以,不急,慢慢来。比利时的旅游已经一直排到7月21日比利时国庆。你看我多忙,谁说比利时小来着?要深度游照样游死你。

另外就是,在意大利拍的1088张照片,初选了一遍,只留下500多张。觉得很多都是废片,没有灵魂,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可能当时只是看见景色不错,不动脑子就拍了。还有一些废片,是想要的虚实明暗效果在普通DC上根本没办法表现出来。于是在构图成功的情况下,生生地成了废片。照片将被进一步整理,争取一两周内发上校内和space。说来,space上好久没传过照片了……

还有5天即将班师回朝。最大的事情既是败钱,最大的败钱,就是摄影。相机的那套东西原来想请谭总压阵,结果谭总有事不能来,于是要一个人搞定。好在我已经看了无数遍,应该基本有底。之前为了摄影包伤透脑筋,最后定下乐摄宝Inverse 200 AW。然后在无忌上看到有关“工包门”的信息。在假货遍天的天朝,最终没敢拿300多的便宜货,准备直接上指定销售点,贵点就贵点,怎么说都比在欧洲买便宜。镜头一般也没多大猫腻,现在比较怕的就是滤镜,据说很有猫腻,本周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如何识别猫腻。

周二,19号或者周日,17日将去鲁班路星光大采购,有没有懂行的摄友,帮我把下关?

而其他东西实在郁闷,无线鼠标,逻辑的大小革命自然买不起,雷柏我看中的不是停产就是未上市。移动硬盘,忆捷E903估计500GB太好卖了,竟然断货,要7月以后……而iPhone,目前无法确定在国内crack过的那到比利时刷官方OS 3.0能不能用,尚要咨询apple的技术支援。中荷词典,看来看去,要不太不靠谱要不就太靠谱。不靠谱的且不说,靠谱的那本和基本上就是辞海的弟弟,售价289现大洋。你说我买,还是不买?

另外,就是再做下广告,目前看来,回国那一周除了19号和22号晚上之外,另有两个工作日晚上可供预定。预订从速。恨一下辛香汇,真是火,提前那么久最后还是没订到。

Joost不知哪里淘来一个健身用的自行车机,正好,这几周因为荷兰语去不了健身房还可以在家里烧脂肪。从国内回来第二天就是荷兰语考试,有点无语。

差不多先这样吧,要是想起来什么,下次再补。

最后祝母亲大人节日快乐!

本周

客户

操蛋的客户。

Johan周一早上跟我说这周来一天朝买家,是十几年合作的老伙伴了。我们周一晚上要去戴高乐接他,周二要带他去诺曼底看货,之后要带他去意大利看设备。我就想不止我的第一次荷兰语课,连这一周都算是要搭进去了。

客户一老实巴交东北农人的造型,看上去很和善。后来的事实证明我错了。对于行程和招待不满意,当面不说,背着给我们在天朝的代理打电话抱怨。还差点把生意黄了。连意大利的行程都取消。代理急了,措辞强硬发了封邮件给Johan,然后Johan也急了。最后是大老板出面,陪着笑脸吧这个事情圆了。不过最后,意大利总算不用去,我也不必为此再翘掉一节荷兰语课,算是好事。

附:取消意大利行程经过

我:X总,飞机订下周一行么?
X总:那什么,你先订吧,我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去再说。
…..(一番周折后,终于让X总承诺只要我们订票他就去)
X总:飞机什么时候?(X总晚上从另一处机场回国,我给定了从意大利去此机场的飞机)
我:某点某分。
X总:哦,那来得及,能赶上我的飞机….你这个班停哪个航站楼先告诉我一下。
(我疯,Easyjet这样廉价航空哪里有写这个的?不过还好,我可以Wiki。在神奇的国度不能Wiki在自由的国度Wiki总还是可以的)
我:X总,查到了,飞机停XX航站楼。
X总:什么机型知道么?
(我再疯。直接但电话到easyjet客服,却怎么也打不通。以自己做Raynnair何Easyjet的经验,一般是波音737-800)
我:X总,没法确定,一般来说应该是是波音737-800。
X总:那不去了,你连飞机型号都搞不清楚还去什么去?
我:……
 

客户和我们不愉快这个事情谁对谁错,文化差异、太多事情巧合般地发生在一起,我无从决断。想说的是,最后我大老板做的还是国内那一套,请客吃饭,陪笑脸,报销旅费说好听的话。双方都背着对方多我说另一方的坏话,然后坐在一起吃饭,一脸笑容地大谈大家都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最扯淡的是我还要为双方做这种双方都心知肚明的谎言的翻译。

天朝已不是改革开放之初的天朝,陪着笑脸巴结洋人来投资。现在危机了,很多欧洲商家要陪着笑——当然,陪得没我们当年陪得那么厉害——巴结天朝子民来采购。尽管天朝子民会为了每吨0.01美金的差价放弃几十年合作的老伙伴,尽管天朝子民会问你套到你供货商的信息,然后直接把你这一环跳过,尽管天朝子民进入一个行业,就瞬间把价格达到负利润,瞬间把欧洲的这个行业毁掉。意大利的纺丝企业和比利时的麻纺企业便是最好的例子。这两个行业良性的市场已经没有了,同时亦把丝绸和亚麻从高端织物直接打入低端,时装界已经对充斥made in china的廉价丝/麻织物没有兴趣。曾经随便做都有能有5%以上利润的欧洲亚麻种植商为了能把产品销到天朝的麻纺厂,也开始恶性价格竞争。现在已经利润空间基本压缩的成了负数;有利润的,也不过在1%-2%之间。

我总是会想起许多蒙古牧民讲起的天朝子民不懂调养水草,在草原上过度放牧导致一年大产之后整片草场成沙漠的故事。天朝子民做的,又岂止是对国境内的草场而已呢。

然而这次陪客户给我的信号是,天朝子民已经把生意做到这里来了。而和天朝子民做生意的套路,还是天朝的那一套。喝酒、陪吃陪喝陪玩、给回扣、送好处、甚至找两个洋妞被你开开洋荤。我自幼憎恨的天朝这一套官场上的东西,如今一样在商场上绵延。以前想留在欧洲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这边工作是工作,私人时间是私人的。然而天朝人已然杀过来了,若以后想留在欧洲做关于中国的生意,酒席应酬,陪吃陪玩塞红包甚至帮客户拉洋皮条还得买单这些都要经历。

唉,惨了呀。

Het Nederlands

荷兰语课程终于开始,为了接客户翘了第一节荷兰语课。第二次上课,才认识班上的同学。两个哈桑,一个阿里,一个默罕默德。十来个同学,来自车臣、波兰、保加利亚、摩洛哥、布隆迪、罗马利亚和索马里。社会状态都是有别国国籍,或在申请入比利时籍,还有申请欧盟难民的。工作状态大都是失业或者保护性就业。粗看是不是觉得进了黑手党的圈子,但其实不然。这些人都很不错,愿意交流。大部分人说法语,少部分人说英语。所以,上一个荷兰语课,还赚到练法语口语的机会,倒是不错。班上那个索马里来的穆斯林黑妹是名副其实的黑珍珠,人也很不错,总体来说nice。

班上来学荷兰语的基本是为了生活和工作,甚至是为了申请国籍,为兴趣来的,就我一个。于是,很多人对我好奇,遇到的问题最多的就是你为什么学荷兰语,还有就是,你是怎么在作为独生子女长大的?(班上每个人都有大于3个兄弟姐妹,其中索马里黑珍珠MM家里兄弟姐妹十个,所谓人丁兴旺。)

荷兰语和英语真不知道谁山寨谁的。我随便写几个荷兰语词,学过英语的人想必能猜出大半。比如,vader, moeder, moedertaal, studeer。当然,学过法语的应该知道这些 factuur。当然,也有很变态的,比如这个词,Tsjetsjenen,车臣人的意思,看着顿时有头撞墙的冲动,再比如Kindercarnavalsoptochtvoorbereidingswerkzaamheden,意为“儿童嘉年华会游行筹备”。这个就不是头撞墙的级别了,估计要墙撞头才过瘾。

九点下课。好在欧洲天黑的晚,回家吃晚饭天才全黑。不过时间真的是少了很多很多。健身房是一周只能去一回了。上网和写东西的时间也减少了。忙点也好,总比闲着强。

照片

在校内上看到俊俊贴出来几周前生日的照片,她们宿舍那四个自然要聚首。随便看看照片,忽见第一张,俊俊边上照片正中间充当背景的那两个人,那个幸福得谁都羡慕的表情。一个瞬间感觉到孤单了。杨总说“我有柔软的那一个角落,但不想让它泛酸,因为我没时间应付它。”谁又不是呢。孤单的感觉不是附身小恶魔,整天在你头上绕来绕去打转,一遍反复提醒你“你一个人,你很孤单”;而是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捅你一下,就一下,能让你隐痛好久。我向杨总学习,不让它泛酸,因为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只是,在这里记下,2009年4月24日,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触动了一下。p_large_8CbD_1118a206099

荷兰

严格来说明天将是我第二次去荷兰。上次和Johan去荷比边境的企业验货,工厂前门在比利时,后门就是荷兰界。一不小心,走着走着就到了荷兰。在荷兰界上喝了一杯水潵了一泡尿,回比利时了。你看我,多好,不白拿人家东西,喝了你的总要还你的。

天气预报说明天变天,希望别让我赶上。我的相机充足了电,正准备去一拍郁金香的芳容。

===============================================================

明天赶早,5:30的火车。妈的,两周了,什么时候能睡个懒觉呢?

生活啊!!

一早上Johan就给了个惊喜:这周来了个中国客户。今晚上翘了人生中第一次荷兰语课去戴高乐接人。

然后明天5点多起床陪着去诺曼底看货

再接着周五飞去威尼斯和米兰看机械

我晕,为什么是威尼斯和米兰?老子离开那里还不到一周呢…

这周荷语课能上几节?谁也不知道?今天会教什么呢?字母表?那我倒是会…明天呢?

==================================================================

至于在意大利的1008张照片,什么时候能理完,我看悬。

叫嚣很久我和Zaneno双剑合璧的穷游史上最牛意大利游记自然顺延。

所有照片里,最记得的是苔伯河河岸的一张:b_49318k206113

在滚滚水边,用意大利语写着:

我爱你;从这里开始,直到世界尽头;从现在开始,直到无限

我总会设想,某一天,领心爱的人到这边,指着对面的这句话,用字正腔圆的意大利语读给她听。

毕竟,春天了;而且,生活总要有点盼头不是么?

11点了,睡觉!!

回来了

很梦幻的意大利三城记
最喜欢的无疑是罗马
很多城市的景点是一处一处,罗马是一群一群
亲眼见到了大角斗场、圣彼得教堂、《创世纪》、《最后的审判》等等
参加了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接见,虽是同时接见万人的规模,但在20米内一睹教宗风采还是很值得回忆
最重要的,我见到了曾经做了windows桌面很久的《雅典学院》
在前驻足良久,那个感慨啊,我终于见到你了
 
字Zaneno同学和《西方建筑史》的带领下,暴走的这些日子,端详了一栋栋被写进教科书的建筑
罗马式、希腊式、哥特式、文艺复新式、巴洛克、洛可可这是Zaneno和我们说得最多的词汇
我也开始渐渐悟到,想要了解欧洲文化,没一本《西方建筑史》不行,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亦是必要
于是,5月回国的时候,书单都要开长一些了
 
这次走得真的是暴了。就罗马城俺们就绕了两大圈
复活节晚上和两个学弟学妹在威尼斯的小巷子里乱窜,走到圣马可的时候已是午夜,守夜弥撒都完了
经常是累得不行了,忽然看见一栋伟大的建筑就在面前,于是什么都忘了,冲!
在巴黎暴走七天没出事的我,终于没顶住,起了三个水泡
还有夜车,终于体会了“坐”火车过夜是什么滋味儿
昨晚还得谢谢比利时尽然没有火车,在charleroi席地过了一夜
也算是很不一般的经历
 
此行比较遗憾的,
一是没有预约到参观《最后的晚餐》和圣彼得教堂内圣彼得的遗体
二是在没有做贡多拉,也没有去成总督府和水牢,叹息桥就仅仅在外面望了一眼,一声叹息
三是《罗马假日》中Joe住的Via Margutta 51,两次到访,最后都进了院子,却找不到当年的场景
四是没有在梵蒂冈的书店买一本中文版天主教《圣经》
 
详细的,我会整理写上穷游网,但应该会要很久
先这样吧,调整下心态明天上班了
开一瓶Duvel庆祝下我回到比利时,hoho~

一些我见过的法国人

好歹,我也算是在法国待了一阵子的,以下是一些我所见到的法国人
首先声明,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自由的国度
见到的这几位,我不能确定这就是法国人的主流
 
法国人一
南特,2008年夏末,某周五
坐公交车的时候,车停下等红灯,忽然看见对面是一个公交站,两个女老师带领着一群屁大的小孩出游
在南特经常看到周五小朋友不上课,被老师领着到处跑,很是让人羡慕
小屁孩们看来就是小学一年级的样子,男男女女,手拉手,就和我上小学时候一样
忽见一个小男孩,一手撑在公交站的一个柱子上,把一个小女孩拦在了自己和柱子之间
两人离的很近,只看见小男孩深情地盯着小女孩的眼睛,一面说着什么一面向小女孩靠近
小女孩好像也蛮投入的,抬头盯着小男孩的眼睛,很是入迷
然后,两人都闭上了眼睛,男孩微微扭一些脖子,四片嘴唇即将碰在一起
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情节,不过演员小了一点
霎那间,一个女老师尖叫着冲向他们,一把把小男孩拉开
小男孩和小女孩被老师隔在中间,相互微笑着看着对方,一脸幸福
 
法国人二
巴黎,性博物馆,2008年初秋
红磨坊边上的性博物馆门面不大,确非常值得一看
里面除了各式各样的展品之外,二楼楼梯边上是一个开放式的放映点
一台电视,十来把椅子,不停放着20-40年代性爱片的合集
因为楼梯边人流较多,一般参观者也就是上楼的时候驻足看个几分钟
如我这样大大方方坐下来看的,已是少数,故十把椅子一般都坐不满
当时我对面是一个老者,两撇小胡子,西装革履,戴白手套和礼帽
我看了一会儿起身参观别处去,转了一圈,半小时后回到此处,老者还在
此时我的位子上坐着两个法国妞,我站在后面,猛然看见老者隔着裤子开始打飞机…
两个法国妞显然看见了,却仅仅“哦”了一声,继续欣赏影片
老者坦然地对两个法国妞笑笑,手上动作依旧
直至数分钟后一个工作人员上楼,看到这一幕,不卑不亢地请老者离开
老者似乎还想辩护些什么,工作人员这才开口"On discute pas. Vous sortez ici."
意思是没什么可说的,你现在就走,语气很是威严和愤怒
老头嘟嘟囔囔地走了,我问工作人员怎么回事
他一脸无奈,说这哥们是这里的常客。貌似享有某种福利,参观这个博物馆不收钱
然后他就经常来,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就混到这个放映点打飞机,都不知是第几回了
 
法国人三
南特,2009年初,冬
第二次去自助洗衣房,忽见里面有两个人,都在等衣服洗完
一个衣着正常,在看报纸;另一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就裹着一件外套
我把衣服丢到洗衣机里,也坐到边上等着衣服洗完
那是冬天,洗衣店是自动门,路过一个路人门会自动打开一次,冷风就灌进来
外套男就在门边上,每次门一开哥们就要哆嗦一阵
衣着正常男洗完了,确不走,貌似在等外套男
终于外套男的衣服也洗完了,烘干了,外套男也不避讳,从内裤到外套,转身背着我们和大街就穿上了
然后把刚才那件外套还给衣着正常男,道声谢,衣着正常男离开
明显,两人并不认识
之后外套男发觉刚才一起洗的鞋没烘干,又丢到烘干机里再烘了20分钟,穿上,离开
 
法国人四
南特,2008年
南特的有轨电车上总是有有一个大侠状流浪汉
此人牛在发型
我做个比喻,就好像一个屎盆子扣在头顶上在拿开的那个造型
他的头发本来就是褐黄色,不知用什么,头发可以团成几条拖把柄粗的辫子
不是编,是团,也可能是用什么粘起来的
总之看上去就是几条又粗又黄的粑粑在头上晃来晃去
哥们在电车上乞讨,你不给他也不强要,法国的乞丐都不强要
还有就是哥们比较有味道,离得好远都能闻到
有一次电车很挤的时候,哥们喝几个中学生口交,然后下车单挑,不知道赢了没有
 
法国人五
南特,2008年
Audencia给我上保险学的老师是一个很啰嗦的老头儿,但人很好
每次他的课就一个小时,分配时间是:
他瞎白虎30分钟,照讲义讲15分钟,最后15分钟每个小组上来讲PPT
他的英语其实不错,但总是要同学们见谅他的法国口音
班上有个英国MM叫Sarah,老头儿每遇到说不能明白或者不确定的名词都要请教Sarah一番
老头儿还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
按照国籍或者语言一批批邀请他教的几个班上的同学去家里吃饭,可惜,没邀请过亚洲的
老头儿经常对我说,I will learn Chinese my next life (下辈子我要学中文)
 
法国人六
南特,2008年
在南特老佛爷的斜对面,经常见一个把自己弄得一身白装塑像的艺人
站在一个写着Pour la rénovation de la statue(用于维护该雕像)的台基上
跟路人打招呼,对美女献飞吻吹口哨,或者干脆一动不动装塑像
要是你给他一些零钱,他还会摘下头上那顶不存在的礼帽给你来个鞠躬致敬
 
法国人七
巴黎,巴黎圣母院广场,2008年初秋
巴黎圣母院广场鸽子多,这是有名的
无论是圣母院的塔楼、广场上的空地、花圃还是一边英主查理曼大帝的塑像上处处可见鸽子屎斑斑点点
而在圣母院广场上有一个流浪汉打扮的家伙,身上站满鸽子,身边全是鸽子;走到哪,鸽子就跟到哪
哥们身上一股浓重的鸽子屎味道,他好像浑然不觉,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先写到这里,想起来或者又遇见新的了再补充

春天到了

忽然又听到了苏打绿,最近苏打绿的音乐总让我想起某个阳光灿烂春日的午后
记得林夕评论coldplay说,第一次听到Christ Martin的声音是在地中海
于是每次听到他的声音都会想到地中海妩媚的阳光
而我对苏打绿的联想是从布鲁塞尔回科特的路上开始
从滑铁卢到布鲁塞尔一路上听的都是苏打绿,一阵奔波虚惊之后抱着我的D80拱在布鲁塞尔地铁的一角
依然是苏打绿,忽然就想到某个春日的午后,阳光,草地,蓝天
和三两知己各带爱侣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云飘啊飘
苏打绿的歌对于我就是这种感觉,一个从未在我生活中真实经历过的情景
 
春天怎么都是一个萌动的季节,这个是真理啊真理
在鲁文心情,比利时最大的留学生网站,最近征男友或者女友的帖子满天飞
雉田在面对佩恩的时候间接地向鸣人表白;卡MM也对John Conner说了“I love you.”
 
趁着书店打折,买了一本荷英字典,真要开始学荷兰语
依稀记得从报名处出来,瞪着课程安排上周一到周四晚上每晚3小时的安排
站在风里等Dominique接我,非常疯狂,对自己说,你个疯子,这下爽死你了呀
4月20号之后周一到周五都有固定的安排,周末还要到处去跑
这下算折腾彻底了,弄不好真要珍惜生命远离网络了
 
P.S.
 
最近几件比较满意的事情
 
粉蒸肉胜利完成
粉是用生米在灶上烘到焦黄再用搅拌机成粉,加一份面粉
欧洲人认为五花肉不是好肉,很便宜,但是还是不够油
蒸了一个多小时部分粉子还是很干,最后靠人工加黄油搞定的
 
在健身房偷偷看下别的的实力,发现我的三头肌和三角肌就力量不输给比利时人
最近似乎可以摸到自己的肋骨了,算是一大进步
不过二头肌还是很弱,要多加练习
 
昨天才知道Dominique不但是前比利时女篮青年队的后卫,还是某一级别游泳的全国冠军
在Dominqiue同志的教导下,开始对自由泳摸到些门路,下周末继续练习
 
这周巨不爽的事
 
那个Pure-Fi Anytime似乎质量有问题,好在商店同意调换
不过之前打到罗技法语的客服,描述这台机器的症状,竟然客服GG说实在听不懂我的法语
让我打欧洲通用的英语客服,那个汗啊…

生活五则

其一
 
昨天上班的时候接到Bruno的邮件
Bruno作为我的顶头上司,收到他的邮件十分平常
但这一封,就三句话,大意是这几天好多同事过生日,24号办个Paizza Party,你被邀请参加,中午不用带午饭了~
Bruno亦在生日的人之列
于是今天中午我还真的没带午饭,等着众人开披萨大会
中午,就在会议室,桌子不够长,加了一张拼起来,放上碟子,下面压个红色纸巾,很正式的样子
一摞Domino’s Pizza一字排开,边上一个小桌子一溜的红白酒杯和各色饮品
而后大家就坐,开席
虽然我基本听不明白荷兰语,但是大家很照顾我,桌面上的话题时常翻译给我明白
还有Christina,中法语混合交流,我的法语比她的中文好,不算吃亏~
 
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公司里的生日Party了
上次Christina的50大寿,也小小地弄了个冷餐会
据说这边一般过生日要准备些小点心给同事,马上我也要生日了,准备些什么好呢?
 
其二
 
终于把意大利之行的住、行两大问题定下来了
在穷游、意铁、廉价航空的网站上泡了几个星期
好在有小范一起帮忙,提供了很多资源,第一次意大利之旅的行程一改再改
在本周熬了几夜之后框架已经出来,现在只剩下决定每天去玩哪些东西了
唉,又要在穷游上泡好久才能搞定…
 
其三
 
穷游,即www.go2eu.com,是白灵姐姐告诉我的,说每个在欧洲的留学生都会去看
那是后我还在国内,2007年的样子,第一次上了穷游
印象很深地记得看到一个征人去Ypres抛猫节的帖子,因为这个奇怪的节日
那时完全不知道Ypres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抛猫节做什么的
如今在穷游上又翻到这个沉了快三年的老帖
Ypres,荷兰语做Ieper,我比较喜欢荷兰语的拼法,圣诞时已经去过,当时就看到Ieper的宣传册里经常出现猫的巨大模型
而这个抛猫节,三年一度,上一次是2006年,这一次是2009年,5月的第二个周日,即10号,我有空
心想好神奇啊,我和Ieper竟然这么有缘
 
其四
 
上周末去滑铁卢之后冲到布鲁塞尔买相机
为了行程的最优解,出门前一天查路线到凌晨两点…
最优解终于出现在第五套方案,即上午直冲滑铁卢,下午去布鲁塞尔买相机,之后回科特
还把在布鲁塞尔怎么坐公交,下车后走那条街都写在小纸片上带着
结果,玩完滑铁卢,一翻口袋,纸片没了!
好在凭着记忆坐公交转地铁到了商店附近,在布鲁塞尔中心东边某处
然后要命了,不知该沿着哪条路走
此时6:30,商店7:00关门
于是,根据记忆,沿着39路tramway奔(为省钱,没想做tram,反正就是走20分钟左右)
结果沿着tramway的铁轨走啊走啊,铁骨竟然从马路上一拐,成了枕木道砟式的,还不许人在铁路边上走!
此时看表,6:45,打电话给商店,问能不能等我一会儿,被拒绝
心想完了,白跑了
6:54,来了一班tram,跳上去,准备回家
tram上上来一个满脸大胡子满身很有味道的大叔,我看得入了迷,竟做过了站
下来之后发现,我身在离商店100米之内,此时7:00
心想去店门口探探路吧,下次来的时候好找一些
结果就去了,商店已关门,伙计老板们正在盘点
敲门,伙计开门,我说明来意,老板一脸不高兴"On a beaucuop travailé."
正要请我出门,伙计一声不想已经从仓库取出来一台D80,在我面前打开,当面清点里面的东西
我看了一下,一件不少,再把相机拿出来看了一下,随即付钱
499欧的东西啊,我5分钟就决定了,但愿欧洲的器材店不玩国内那一套返修机+水货的花样
就这样,抱着没有头的D80回到Kortrijk,时9:45
吃晚饭,睡觉
 
其五
 
最近有了两个计划:
 
一个是在穷游上写一个系列的深度比利时游记
在年底离开比利时前,写15篇以上
第一篇已经搞定,滑铁卢,见此,同时发到我的穷游空间
老佛爷说让我把游记发到spqces上来,我觉得挺烦,MSN贴图太麻烦了
就麻烦您老人家移鸾我的穷游空间
 
二是在年底前把Learn Dutch上的简体中文教程翻译完成
4月20号晚上开始在Huis Vans Het Nederlands上荷兰语课
周一到周四,每天三小时,第一期9个星期
翻译这个网站,一是为了学好荷兰语,二是想在这边留下些什么,以飨后人
等这一期学完了,立马逼着Dominique和Joost开始跟我7×24开荷兰文,吼吼~

杂事

原来,D80真的停产了…2月份裸机开价才4200,现在飙到4900
更可怕的是,坊间传言这款机器停产有一阵子了,市面上还在卖的存货少返修机多
赶紧上网找,在Pure-Fi Anytime上学到经验,欧洲不一定比国内贵
果然,在一大堆很高的开价之后,终于搜到一家在布鲁塞尔的,裸机499欧,折RMB4400左右
在Cici帮我确认了D80确实停产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到店里去问
天,剩最后4台,卖光算数。哥们说你这个周末不来,等到下个周末说不准什么情况了
给吓到了,我不就是买个机器么…怎么又闹出来这么多波折
 
好在本来就准备好周末去滑铁卢,也算是顺道
否则专门为这个跑一趟搭上一天加来回车钱不值得…
 
我的单反梦最后竟然是“两步走”,在比利时买个机身,等2个月再回国买其余的东西…
充分体现了中比人民之间的友谊和政府间在经贸方面的精诚合作
就头来说,鉴于预算,准备上个适马的副厂头,副厂就副厂吧…
目前在17-70mm F2.8-4.5 EX DC Marco HSM以及18-50mm F2.8 EX DC Macro HSM之间摇摆
按照我的理解,17-70mm的那个无论在焦段还是在光圈范围上都比18-50mm的广
而且,就微距来说,17-70mm的放大倍率是1:2.3,好于18-50mm的1:3
但是,价格竟然是17-70mm的便宜将近700RMB…
有没有懂行的,解释下why?
 
明天去 Huis Van Het Nederlands报名荷兰语课程,据说会有一个小测试
还不是测现有语言水平的,用Dominique的话说,测你的智商
厄,智商…这辈子还没有测过智商,不测的主要原因是…
万一我的智商就和小布什一样高,那岂不是后半生不用过了?
但愿上天保佑,明天给我个好结果,别和小黑小阿难民什么的分在一个班里…
 
从老杨在校内的照片看,同济的樱花现在已经开得有些规模了
可惜了,5月中的时候估计毛都剩不下
今年的樱花算错过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去看一次樱花

纪念下

Johan上周五跟我说,下周一二他出差,不能接送我了
于是,我想,该骑车过去了
于是,就骑了
路是认得的,前一个周末专门花了一个下午探过路
直线距离11.2km,实际路程15.3km,来回30.6km
 
可惜spaces竟然屏蔽google map的代码,涉嫌恶意竞争…
不过点这里可以看到地图
 
早上创记录地只用了48分钟抵达
路上风景很好,十足比利时乡间的味道,什么时候沿路拍一圈传上来看看
恩,很了不起,15.3km呢,基本就是从同济大学骑到徐家汇还要远一点
比健身房里的单车机有意思多了
只是,明天这么骑回来晚上我还去得动健身房么…
 
P.S.今天收到Lafarge寄来的拒信,还挺正式的
不过我是去年11月前后投的简历和动机信,这个,也太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