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未分类 ’ Category

无知的剑士和天使

    在家闷了多少天,除了打游戏上网以外,好像之花了很少的时间来练号,今天又根本没练。不知什么时候能去老师那里回课。我现在的状态真的很差,到底有两个月没有练过了。唉,我就这么点特长了,又荒废了两个月,七级的证书估计要明年才能考了(ToT).吉他也是这样的,手上的茧都褪掉了,懒了懒了!!
    这几天我花了很多时间看《指环王》的小说。第一本都看完了主人公都是在走啊走啊的,看不出有什么精彩的地方。唯一吸引我的事故事的文化背景。人类、矮人、小精灵、兽人、法师…..很魔幻的。在很多游戏里,我都能看见这些人物。特别是魔兽,这个游戏把欧洲的魔幻弄得是在我们这一代里泛滥成灾。在好多BBS上都有人自称剑士啊、天使啊什么的。我看这就很恼火,妈的你读过多少欧洲魔幻啊?你知道什么是剑士吗?这一代的人就是浮夸,浮躁,和五十年前大跃进放卫星来真是一脉相承。
    用猫猫上网真他妈的不爽,下载东西最快也是4KB/s,看着都让人着急。真想用宽带,真想下个学期带个本本到寝室里上网去。我的本本啊!!!到现在丝毫看不出买本本的迹象。连Ruby都说她的本本有着落了。唉,羡慕啊!!!
    暑假里我又胖了…….

化学男孩(一)

 

以前有雄心大志把这一个故事写完,但,大约2万字后就没有兴趣了。有了这么一个Blog,就先贴个几段给自己看看。希望有谁要是无意间踩道这里的能够喜欢。

唉,本来预备它红遍大江南北的……

 

化学男孩

楔子 理想的开始与现实初体验

 2001年  7月与8月

两个月前,贾顽一心狂想着自己能够在市中心的市中中学的教室里,戴上校徽,在印着市中名字的本子上写写画画。鬼使神差之间,贾顽的狂想成了现实。

如果不是市中的大红色录取通知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的准考证号,它可能就只能停留在狂想上了。通知书是用电脑打印的,署名“甲烷”,经初中老师一再查证才使贾顽沉冤昭雪。之前,为了这件事,他用拳击碎了两层的玻璃窗。旁边的同学满脸是血,但面不改色地矗立着,大有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之气度。只有贾顽心里明白,那厮分明是吓呆了——自己的血溅了他一脸。贾顽平时不太生事端,因为每次他的大爆发总是以莫名其妙的结局收场,这次也不例外。

手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贾顽心里暗骂打通知书的家伙。“老子的血不能白流!!有一天老子一定把市中的电脑全灭了。”

初中的生活因贾顽的提前录取而对他过早的结束了。本来他想来个毕业集会什么的,但这么酸的是他一个粗犷的男生干不出来。他依稀记得自己是和被他溅了一脸血的那厮一起走出校门,除了他,贾顽没对别的什么人告过别。初中的生活就这么完了,一切先前酝酿的伤感惆怅还有告别的浪漫全部胎死腹中。

不过,作为补偿,贾顽家的电话费以我国GDP增速的十倍的骄人趋势强劲上升,终于在8月底突破600元大关。某一天当他不经意间发现电话听筒握把上亚光面几乎被磨得能映出人影,方悟到自己兽性大发时有如此实力。

被录取后的第一次到市中校园,是在一个晴天,太阳大得吓人。周围不时有也是直升进来模样的学生与他擦肩而过,飞奔进礼堂。而他则对礼堂里将要发生的事没多大热情。贾顽想:先看看学校环境吧。此时他回忆起以前他看过报道说国际酒店中发生火灾日本人伤亡最少,因为他们有入住前先熟悉安全通道的习惯。他立即阻止了自己奇怪的联想,把注意力放在学校上。贾顽站在市中门口,仰望市中十五层的教学大楼,心中对校舍的概念完全被颠覆。独上十五楼,俯视围绕操场的两道且一圈166.7米的跑道,心中校园的概念轰然倒塌。

“先试试市中的筐吧。”贾顽平时的爱好除了吃与异性之外以篮球为最甚。初中时因为插班,没进篮球队,但与球队的人混得烂熟。市中的球场果然与众不同:四个比标准场地小一大圈地球场一字排开,在两个场地接缝处在竖上几个筐。充分体现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土地观。在看篮筐,高低不一不说,篮板有前后向倾斜的,有左右向倾斜的,也有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都不正的。贾顽心中顿悟,市中学生从平面几何上升到立体几何的意识原来是在篮球场上培养出来的。不愧是市重点,教学方法果然与众不同。可惜弄不到球,贾顽把各个筐都抓了一抓,确信自己将来可以扣扣篮什么的。球场上空无一人,贾顽很无趣,一人悻悻走进教学楼。

礼堂就正对着教学楼的入口。礼堂门口站着个人,似乎是老师但又好像不是。正在疑惑间那人看出了贾顽的身份,眼中立即多了几分严厉。“直升进来的吧?快进去开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贾顽不爽,心里暗骂:狗日的,老子还没看出你干什么的,你倒把我看穿了。亏了!在那人的监督之下,贾顽悻悻走进礼堂。

所谓“礼堂”,从字面上来看是行礼仪的地方,但就贾顽的亲身经历来说,当礼堂里有老师主持的时候,那里就是一个超级办公室。一个老师可以把一个年级的学生集体审判。比起把学生一个一个地拎进办公室其杀伤力以几何级数扩大。绝对就是美国佬要找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贾顽走进这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原来里面有两层,他身处下层,天花板之上正有几百只脚踏在他头上。如果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时代,他就永远无法翻身了。向前看,两个老师坐在主席台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台下芸芸众生。贾顽盯着其中一个男的,发觉他的眼睛奇小无比,看着看着他想到了甲鱼的两只小眼。贾顽越看越像,不一会儿那个男的在贾顽眼里化成了一只甲鱼。再看左右,确实已经来了不少人,有初中里一起直升的同学,但大多他不认识。不过因为是直升不用中考了,大家都显得十分高兴。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与别人说笑着。身处这群被称为“精英”的人中间,自豪之情油然而生。贾顽因为插班,刚到新班级时是倒数第三。三年之中靠自己努力爬到了前五,拿到了不多地直升考试的名额。贾顽本能地向周围一扫,瞬间掌握自己初中里的美女的位哦置,同时也暗暗叫苦,除了他认识的几个以外,怎么没有别的没女。不过他也不担心,贾顽眼里的美女都是越看越美的,也许多看看后就会有了。

此时贾顽右舷30°位置有人呼唤他。他早已知道是佳人。原来他还在盘算如何与佳人搭话,没想到她主动给了他一个台阶。说到佳人,那可是初中时的典故。当年佳人经常去他班里找他。每去一次,班中必然是人声鼎沸。时语文课讲到一诗云:北方有佳人。又巧在佳人的班级在贾顽的北方,从此佳人就成了佳人。佳人见贾顽来了,就示意他坐在她边上。贾顽义不容辞,便一屁股坐下了。此时他又本能地瞟了一眼,见远处肉肉正不爽地盯着他。肉肉喜欢佳人是初中里人尽皆知的秘密。可悲在佳人不会喜欢肉肉是公理,在数学证明中不须再证可直接引用。

贾顽再看,见卖蟹与锵锵正襟坐于前方,正欲搭话,台上的甲鱼开口了。

甲鱼一张口,贾顽便知此人空话连篇,于是发挥超强的信息整合能力,总算是听到几句有用的。甲鱼说:“市中是一所很老的学校,校史可以由此上溯到1850年,有着光荣的历史,培养了无数人才。今天来到这里的是直升的学生,为了让你们适应高中的生活,献上两周课。”

不久散会,无数人涌到电梯口等待。但刚才那个贾顽不知身份的门神大呼:“学生不许坐电梯!!”贾顽悻悻而去,心中暗骂:“狗日的,老子来这里开了个会就成了你们的学生了!贾顽正欲抽身,只见几个学生与甲鱼有说有笑,从人丛中挤进来一齐上了电梯。“狗日的,关系!”他不爽,又加了一句。

贾顽待人都涌上楼梯,自己才慢慢向上走。市中的楼梯间也是十分气派,大而宽敞。一面是全透的幕墙玻璃,楼梯可以并排走八个人,两个楼层间是三转的楼梯,比起贾顽初中时的楼梯实在是太…….且说贾顽正在感叹,不觉上了三楼。抬眼看去,墙上赫然挂着数位院士的头像,这些人全是市中的校友。慨叹之余,贾顽发现所谓院士都是玻璃瓶底眼镜、鸟窝头发、饿鬼面孔,回想甲鱼说的话“培养了无数人才”,心想完了,我怎么进了这鸟学校,到时候被培养成了这号人才给挂在墙上还不如死了呢。

路过

又来一次,加了几个同学。
在家用猫猫上网好慢呐

去了一趟海南,好久没更新了

在学校的时候沪西的图书馆关得早,我还被拒绝上机。然后又去了海南,有十来天没在线了

第一次更新,未开垦的处女地

第一个自己的blog,满怀期待想做点什么,做到PC前面反而一片空白

很久之后,但这里又点样子了,我决定这里做留言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