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未分类 ’ Category

草稿秀

题按:

整理我的Blog的时候,发现自2008年2月春节前后,至11月左右,有数篇文字写到一半难产了。好在我是不炫不死星人,整理了一下,全部放上来,当2008的一个另类总结。


第一个片段,春节前后,原题《过|年》

厄~~词汇,然后CR;Prep的题很难
也许不难,反正做得心神不定
反常的正确率似乎在告诉我,过年了
过完年爷就23了,貌似也可以算作大人的岁数
小时候抱着“什么岁数做什么样的事情,年少时不轻狂长大了再也做不来了”的想法
很庆幸爷当时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现在的问题是,前半句是至理名言,后半句对爷慢慢过了时
也就是说,“轻狂”二字在本人之后的生命里所占比例将越来越少
慢慢地开始深思熟虑、习惯深藏不露
已经、正在或者即将过上讲究城府规矩甚至勾心斗角的日子
“无忧无虑”? A story long ago.
活着为了理想,或者说目的
去年这个时候我 写过一些东西


第二个片段,2008年3月,原题《春色满园关不住》

关于上一篇日志…先谢谢有那么多人留言
回复出奇得多,大概因为说到了众人关心的话题
大家的回复主要有两派观点:
1.谈恋爱的时候吵架并不是坏事
2.看爱情好的一面,大胆尝试
好吧好吧,说得都不错
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众人都对这个看得那么积极
至少比我积极,


第三个片段,2008年3月,原题《悼》

虽然已然确认你的离去,但你永远活在我心里
安息吧,我毛茸茸的朋友!
一年前阳光如今日般灿烂的春日里,小小的你来到我的生活里
自此家里多了一个不会说话的活物,屋子里的生气重了


第四个片段,2008年5月,原题《纠结》

五一无论如何要记上一笔
《神秘园》的演出以及举家崇明游
但仅此一笔,因为这不是本日志的重点
发生了一些事,心境有了些改变


第五个片段,2008年8月,无题

在南特的第二周,第三个周末
再一次看完《大话西游》的深夜
房东,Mme CHARLES,一六十多的老太太,出去soirée至今未归
同住的W同学今夜借宿朋友家
于是这个三层小楼就剩下我一个,形影相吊

先说《大话西游》
虽然一直自称最喜欢的片子是《剧院魅影》和《V字仇杀队》
但,诚实地说,看过最多遍的片子还是《大话西游》
算来至少看过20遍以上,高兴的时候看,不高兴的时候也看
境况不同,看片子的感觉也不同
第一次看实在云峰剧院,大概小学五年级的样子,笑得直接都不行了
未经人事之前这部片子始终是那么搞笑,即使有些悲剧的结局也没对搞笑什么影响
长大一些后开始明白这是一个情感纠结的故事,这个喜欢那个那个喜欢另一个
亦体味了不能在一起的感情和生离死别的伤感
在前54时代,和一群同样无厘头和喜剧天分的室友一起
一个一个细节地品味周星驰能把一个人演到多贱
感谢同济的FTP,提供了清晰国粤语字幕版下载
之后有更多的机会仔细回味这部经典
看得多了,慢慢地把人物关系和时间轴都理清楚
编剧还是不错的,整个故事基本上时间线索和人物关系在逻辑上都经得起挑剔
后254时代,经历了一些amoureux的事情
在le premier amour时看这片子,同样沉浸于至尊宝和紫霞的甜蜜
和某人打冷战的日子,渐渐喜欢上悲情的结局
之后,似乎有好久没有再看,刻了碟子就这么放着
直到今天实在无聊,又翻出CD包……

在陌生的国度,逐渐适应这边的生活
喜欢这里,一切似乎都能勾出我的好奇心
虽然此时已已过了很久云淡风清的日子
但这种很催情的片子总能使人YY一些“私人生活”方面的问题
无数人跟我,说到法国把一个法国妞回来啊。
认真地分析这个问题,其实可能性很小
简单地说,看一下在国内的情况就一目了然
国内老外钓中国马子和洋妞被国人把的个案的比例绝对大于100
100:1,就跟上海和中国总人口的比例差不多
在国外,这个比例大概就是中买loto和中头奖的人数
反正我从小到大,就没中过任何形式的loto
现实地说,语言,la mentalité都是问题
再直接点说,这和人种都有关系,不是种族歧视这方面的
根据WHO的统计数据,亚洲人某些器官就是比法国人短了这么2CM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C’est utopie.

这一届来Audencia的中国人十来个,就我一个是chinois,其余全是chinoises
看似une situation très agréable;看似on a le choix
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都是姐姐,得伺候着。
一个男生反而很孤单:找不到人打球、打魔兽、聊男人的话题,以及等等
周末一起去Comerce我去教堂城堡她们只想逛街,完全不是一路的


第六个片段,2008年九月,无题

再看《罗拉快跑》,一部类似《蝴蝶效应》的片子
有关蝴蝶效应,有关混沌理论
简单地说,即过去做的事情对未来的影响
过去的每一次抉择与未来的turnout有某一映射关系
这类”蝴蝶效应“的电影不外乎回到过去做选择的时间做不同的选择
以期得到对未来最有利的turnout
我的认识是,做选择即放弃其它选项映射的可能性
很显然,正常人没法回到过去重做一次选择
自然也没有办法定量地衡量当初的选择是否是最优
事实虽然是这样但是总有人会回头后悔过去的选择或者假设选择别的选项映射的turnout
大略的模板不外乎”如果当时(不)怎样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写到这里偶尔会想,要是不选择这条路,现在的我会在哪里呢?
我想无外乎找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朝九晚五做牛做马
偶尔和朋友家人聚会,有一份不算精彩但很实在的感情
在人前人后炫耀下我那只能忽悠门外汉的法语
如此一来未来生活的基调基本就定下,也不再会有很多可能性

但我竟然来到离上海三千多公里的地方,没有一个汉字的世界
充斥黑人、阿人、法国佬以及亚裔的混杂世界
每天以formage土豆生菜叶为生活必需品还乐此不疲
不是很大的圈子,偶尔party和pub
有点寂寞,有时会很想有一个人陪着
此时有些了解远在十个时区之外的异性朋友为什么会朝着大海喊”我要男人“了
两年前在关帝庙许下”若此生爱情事业只能美满一个,则只愿事业“的愿
有时宁愿相信关二哥听到了


第七个片段,2008年12月,原题《C’est la vie》

在巴黎风驰电掣如梦如地度过一天两夜,补上了上次巴黎之行没去的Tuileries和Concorde。在巴黎见到了Bambou和Mei。四个前同济人在两圈外面小聚,也算是一件乐事。再次谢谢Mei同学的热情款待。等我搬到巴黎来了也做顿好的招待下你们。夜宿Belleville的一处旅店,见识了Belleville的厉害,那个中国人叫多。虽然我也是见过华人云集的13区,但是,正赶上marché,整一个国内中等城市赶集的架势,还是把我吓怕了。关于巴黎,最后要说的是,Belleville的一顿Quick丢了芝麻捡了西瓜,为了两个免费汉堡误了火车,换个票多加了40+欧,我和小范那个哭啊…

在数个小时之后在Lille车站见到Dominique,去年特奥时的事情慢慢都涌动起来。穿过比法边境,一个写着Kortrijk的大牌子。Kortrijk,一个用百度都很难找到什么信息的小城市,30000多号人,芝麻大点地方。我就在这个安静的小镇里开始比利时的圣诞假期。Dominque以及她先生Joost算是中产阶级,一栋不错的小房子。


完,看得懂的看,看不懂的不负责解释

到了

在一阵疯狂的理、搬、运之后,我的无数行李和本人顺利到达比利时的Kortijk。

有些乱,这一路的经过回头再写,就告诉大家一声,我到了,好好地。
这差点要了我老命的行李

过年 [另:2008总结]

过年总是要热闹,即使在国外。无论怎样,却总是能找到人凑足“热闹”这一阈值所需要的人数,大家聚在一起过个年,也算是高高兴兴。饺子自认是不能免俗,一大堆人齐上阵,一番车轮大战之下,一锅锅饺子源源不断从被端上桌子,直致大家都吃不下为止。主人说,来的每人带一个菜,于是就有了一桌子菜:酱爆猪肝、韩式烤肉、茄盒、烤鸡肝、鱼肉饼甚至一个Pizza!我的鱼肉饼自是很受欢迎,按十五个人做的量,被十个人扫得干干净净,连汁都没怎么留下。嘿嘿,俺们外婆滴真传,厉害吧。

今年的春晚实在是雷人致死。初看只是,大家都觉得这是往年的撷英,后来发觉不是。于是开始批评服装批评布景。等到周猴子和宋祖英上台,大家也就放弃批评了。忽然不知谁叫嚣着说要不俺们以布列塔尼中国学联的名义给春晚打电话,说不定能被拨出来。一番嬉闹之后我被选为伪学联主席,伪布列塔尼学联正式成立。可惜最终电话的事情不了了之。春晚继续上演,继续雷人,大家都无语中。一阵绝望的沉默之后开始例行的主旋律,抗震救灾,奥运会,世界大同天下和谐祖国万岁。之后我就放弃了,正好菜也吃不下了,就躲到房间上网。后来到点了,给家人打电话,老妹在电话里说赵本山的那个小品不错,可惜我错过了。等到再次回到客厅,已经是大哥、罗大佑、华健和阿岳的四人组合。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阿岳无奈资历尚浅,被安排打鼓。而这个奇怪的没有贝斯的临时乐队仅仅唱了四段老到加起来绝对超过100岁的歌,非常让人失望。而后传统的难忘今宵,唱完睡觉。

———————————-华丽的分割线—————————————-

去年除夕,我正在杀G,正月十二考试。很难忘那个年关。答应老爸回杭州过年,条件是给我安静的环境复习。于是把自己关在小伯伯的房间P1010754,一个零时搭起来的书桌。每天与外界隔绝,除了如厕用膳基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记得杭州那年下了特别大的雪,对面楼一台空调外机上至少积了40cm的雪。 推掉了所有的应酬专心复习。在那几天里收到了麟儿一站690和Roger大败邪恶消息。就自己来说,那时才知道了Prep破解,为了看这个,把原来的计划全部打乱。很不幸Prep的 语法看得云里雾里,复习陷入僵局。当时失落爆棚,就是在那边看啊看啊。去年除夕,就记得随便吃了一点,继续看书,在一阵猛看之后,窗外突然一片烟火,忽然意识到,子夜了。这个除夕深深印在我的记忆里,与之相比,在海外的第一个年小巫见大巫,实在没什么可值得感慨的。

之后有惊无险拿到690,比较满意的分数。从考场出来,回头从玉佛寺的解脱门看一眼GMAT考场那栋楼,精疲力竭但一块石头落地。P1010872 掏出手机,向父母汇报之后,想找一个人分享快乐,脑子里一直跳不出一个面孔,顿时一阵孤独。

有了GMAT,加上老爸和我兢兢业业对付申请文档,终于在SAI和Audencia的deadline之前把材料全部寄出。此时也开学了,被分到抗火实验室胡教授那边,毕业论文是“FRP加固梁抗火性能的研究”。这个试验论文的试验档期非常地悬,其实难度比较大,我主要给一个学姐打下手。这里我要谢谢我的学姐,卢凡。她给了许多第一手资料和很多指导,为我节省了许多时间。

同时,毕业的气氛在04届弥漫,喝酒吃饭真正成了家常便饭。防灾散伙饭、前学生会P1020842散伙饭、三班散伙饭,还吃了两次,以及等等。喝多了兄弟们免不了真情流露,哭的笑的闹的。骂你,如此直言不讳;不舍,抱在一起哭,如此直接;追不到心仪的女生,也是一阵哭 ;一起吃苦过来的兄弟之间相互给些建议。我多么喜欢他们啊,和我一起混过四年,实习、读书、考试、打球、生活,土木的兄弟们,感情单纯而深厚。一点也不会当年选了土木,甚至感到庆幸,我的这帮兄弟们,是我生命里一笔宝贵的财富。那段日子我的主要圈子,除了土木的弟兄们,主要就是和徐甜那帮小屁孩以及赤佬们。大家在一起,度过了大学里最后一段美好的回忆。

 

 

 

 

 

P1020107那段日子经常混在德桐,很喜欢德桐的伯爵奶茶以及德式简餐。老板一口标准的德语,在德国待了数年,对德式料理颇有心得,餐馆里面还有一个德国进口的暖炉。第一次去德桐是苏同学 光临同济,机缘之下认识了老板娘。于是经常给我小大点折,自然我也就常来。德式简餐是我经常吃的,没想到到了法国之后,两根香肠+salade+烤面包的简餐成了一段时间每天的必备。在德桐发生过一些事,和一些人。也许老板娘看出了些端倪,却总不说破。后来赤佬们拍毕业照的那次把赤佬们领到德桐,也算一段回忆。

 

 

 

 

 

 

P10207584月还不知道5月的时候,SAI和Aude ncia都给了我面试。在此感谢yanhui同学对我面试的许多帮助。Audencia的电话面试算是顺利,四平八稳。SAI那次,玩大了,笑话讲得太多,把面试官弄得前俯后仰,自己感觉还很好,回去写了一个长篇的面经。结果我收到了Audencia的offer以及SAI中HEC、EACP-EAP和EM Lyon的拒信,就一个烂到极致的CERAM给了一个安慰奖offer。关于这个,现在反而觉得因祸得福,想想l麟儿和Roger在EM Lyon的魔鬼经历,以及现在我的现状,还好当时没进EM Lyon。

此时论文,胡教授确认我的试验不可能做了。在我的论文初稿完成,离答辩还有一周的时候,胡博士发话了“没试验,论文就太简单了。你在做个ANSYS模型分析下吧。”殊不知ANSYS属于有限元分析软件,有限元这个名词吓到你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我的论文里FRP胶黏剂和混凝土界面间常温下的本构关系都没有现成算法,更不要说在力-热耦合下的算法。学姐的论文就是尝试得出这个算法。这下怕了吧?其实胡博士的意思基本就相当于孙海平对十年前的刘翔说“你现在实力还不行,在加强训练下,一周之内争取拿个黄金联赛金牌。”在那地狱般的日子里,每天和隔壁的星星同学加班到听到窗外有鸟叫才回去睡觉。我和星星除了防灾二人组,也算是患难之中的占有。终于在学姐的帮助下,建了一根常温下未加固混凝土梁在一维温度场下的受力反映模型,好歹是把答辩混过去了。

P1030822密云路附近的小吃亦是不能忘记的。在那个春夏之间,我这等夜猫子自然是少不了跑到外面打野食。阿不 来提的烧烤、密云路那头只要40多就能让4个大男人吃饱的大盘鸡、小山东的蒜泥白肉饭+肉渣饭+酸辣面、同济万人空巷的肉夹馍、茶风暴、罗记麻辣烫、朱记的猪排饭、以及也许不会有很多人知道的,密云路另一头,复旦那边的海强面馆的猪肝面以及等等。我在此消费无数,当入夜或者学校食堂的晚餐实在恶心的时候。

 

 

 

 

 

 

P1020623 在这个季节,开始了一段毫无悬念会开始的affair。它的发展跳过许多阶段,在两个月之后毫无悬念地结束。没有很特别的感觉,没什么遗憾。它本是没有什么希望的,我自然明了。否则我也不会用“毫无悬念”来形容它的结束。开始它再让它被结束,对于我,更多地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DSC00118 这一段,写给我254的兄弟们。博士、和平、季哥、嘎子、我以及迿哥。254在土木三班,甚至西北三楼,也算独树一帜。一个吵吵闹闹却非常铁的寝室。三班之中对254这六张嘴深感头痛的人大有人在,比如我们可怜的小范。在254期间,算是我大学生活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我们吵吵闹闹嘻嘻哈哈。四年之后,博士继续读研,和平回四川建设家园,季哥远赴新加坡,嘎子远赴迪拜,我跑到了南特,迿哥固守上海滩。土木的众寝室中,毕业后分得如此之远的,大概254独树一帜。最后一顿散伙饭的时候,六人感慨,下次254重聚估计是10年以后的事情了。那是还不无YY地想,谁回事最先结婚的,谁会最有钱。最YY的莫过于,下次聚会一人一辆BMW开着老婆来聚。254的弟兄们,加油吧!

终于是毕业的季节,朋友们慢慢地都在此时找到了自己的未来,无论是工作、读研、出国。很高兴大家都有着落了。毕业照的一通乱拍之后,领了毕业证和学位证之后,饭卡被注销之后,搬空寝室之后,同济这一站在我的人生中就此别过,下一站,当时我已经非常清楚——南特,Audencia。为了这一站,前面还有最后一道坎——Visa。机票、申签材料、法国社保、房子、兑汇…等等等等,在我毕业之后那个夏天继续让我脚跟踢到屁股地奔波。神奇地是在拿到签证两天后飞机就要飞。收拾行李的过程异常地匆忙,小插曲不断,家里每个人压力都很大,经常一句话不对就大动肝火。好在一通乱忙之后,50Kg的行李将被被顺利带上飞机,和我一起到法国。

至此,在国内的部分基本讲述完毕,以上内容写给我的最后大学生涯和大学里的弟兄们。

 

房东跟我说不在家,不能来接机。在南特所有的朋友都打不通。对南特一无所知,飞机到南特的时间是19:30.起飞前的晚上,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反反复复过可能遇到的所有最坏的情况,然后想应急预案。最坏的打算是,在晚上一个人拖两个大箱子到市区找酒店。考虑贵重物品都随身,不敢出去旅游,于是就在房间里窝两天等房东到家。终于飞了,在飞机上继续睡不着,半梦半醒地熬了12个小时,到戴高乐转机的时候背着两个包飞奔半个机场,差一点点误了飞机。到南特一看,要死,这鬼地方19:30太阳还好大,整一个国内夏天15:00的架势。顺手打电话给房东,她竟然在家,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媳妇是一个中国人,也在家。于是我在听筒里听到的是“你好,我知道你是谁。你不要急,在机场等着。我们一会儿来接你。”随后机场的人说,我的行李延误了,明天两个大箱子会由France Express快递到家。当时的感觉就是黑暗中看到了曙光。我对自己说,it’s a good sign,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在房东家,饱饱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竟没什么时差。

而后,第二天去南特城里转了一下,顿时爱上这里。一个安静而且nice的城市。再后来在Audencia开始了学术生活。Audencia的课超级闲,也并不难,几乎一周就上3天课,自然闲的时间就被用来在这个城市里飘过来荡过去。076渐渐地和Audencia的中国人、法国人以及国际学生熟悉起来。特别地,我,王瑶以及Ulises和Soo组成了四人帮,经常辗转各人家做饭。我对Ulises的墨西哥菜情有独钟。

之后假期就来了,第一处目的地是La Baule,美丽的海边。而后,在Toussaint的时候我用7天暴走的Paris。在而后,和IC Team把Rennes、 St. Michel和St. Malo溜了一圈。而后,开始真正要命的期末。有余法国人的懒惰,导致我在考前一天才开始复习。一天之后开始4天的考试,一天2-3门,几乎考到崩溃。不得不承认,我考了这么多年,Audencia的这次考试印象颇深。连着考,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

那个学期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既是找实习。我参加forum,我投简历,我找学校的职业咨询,我上网搜职位。折腾啊折腾,许久之后,在第一个学期结束之时,还是一无所获。我的法语不好,至少,不是那么好,而且第一学期而已,没什么专业技能。最要命的是,开学第一周,赫然看见学校大厅电视墙上世界主要媒体争先恐后一篇篇金融危机的报道,当时就大呼完蛋。于是于是,找实习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然而,对法国来说,却是很简单。很多人手里握有许多offer,还可以挑三拣四。虽然最终没有在法国找到实习,每天看法语的job poste,这方面的词汇增加不少。加上写简历和LM,也算是一种收获。

带着种种遗憾,远赴比利时,去会Dominique,以及她的丈夫Joost。自特奥之后,一直和Dominique保持联系。特奥时随口说说我可能会来法国,到时候到比利时看你们,竟然成真。此行还带上的小范,既是前文里对254六张嘴无比头痛的那位,也是我算得铁的哥们,现于米兰理工深造。本来顺便想把在英国的石头带上,却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在比利时的日子几乎像天堂般,美丽的城市、热情的人们以及美味的事物。几乎是舍不得离开的。和Dominique说起我在找实习,她就把一个family介绍给我。正是这个family,成就了我即将开始的实习,这是后话,但世事如此,可叹可叹。

回到南特的日子算是我人生中一段黑暗时期。没房子没工作。从小到大,除了升学的时候,从来不会不清楚未来会在哪里。这是第一次。好在Fangs同学无比善良,愿意和我分享他的studio。在这段日子里每天除了上网投简历,就是做饭洗碟子。对我这个年纪的人,非常有意思。因为一般我这么大的人窝在家里,会被称为“宅”,而就我而言,是“住家”。正如我之前所说,在一堆食材和锅碗之间磨练心性。这一段家庭主男的生活非常独特,也是很宝贵。虽然远赴比利时面试,和Procotex达成协议之后,一块石头落地,但家庭主男的生活要到月底才结束。这一周,原回房东家搬回最后的行李、去银行、保险等等地方办手续为离开南特做准备。小感慨一下,原来我和这座城市还是有些联系的,平时看不出来,一旦要搬,他们统统冒出来了,要你一一打理才妥当能顺利迁出。

以上,大概是这一年来我经历的主要内容了。

———————————-华丽的分割线—————————————-

2008自春节始至春节终,354天,怎么说我也是经历了一些小风小浪了。成长,自己并没有感觉多少,但是,被人会看出来。一个朋友在MSN上说“我发现你这次出来长大了不少,人成熟了。”这句话我且我欣然收下。现在想来不管是深夜的巴黎还是安特卫普,我都凭着地图坦然地闯过。未知的城市对我更多地是探索的欲望而不是恐惧。现在甚至会冒出去非洲淘几年金或者环游欧洲/世界的念头。心越来越野了,这算成熟么?

关于2009,很多事还是不确定的,实习也许会很有挑战,但现在我充满激情。比利时的生活应该会很精彩,我充满期待。

可以确定的是,我会住在Kortijk,法语叫Courtrai,我上班的地方叫Dottignies是一个小镇。今年的采购计划是一个移动硬盘、一个iPod Dock最好JBL或者BOSS的,以及一台单反及附件若干。

还有,今年5月的时候,我会回上海公干,具体时间未定,但会有2-3天假期。8-9月的时候,会回国待三星期。有意请我吃饭、帮我买衣服以及举行见面会的请尽快联系。

dans une laverie

长这么大第一次使自助洗衣店。

自初中始,也算在外面住了十几年了。洗衣一直是问题,记得初中和大学的宿舍都有洗衣机,2.5或者是3块人民币一次,4.5kg的样子。那时候觉得这不是一笔不小的钱(初中时每周也就是50人民币的生活费),很多时候都自己洗了。夏天还好,拿点肥皂粉泡20分钟,一搓也就完了。冬天,惨点,衣服比较大点,没有供暖和热水的上海的冬天洗衣服还是很刺激的。当然,有时可以拿回家解决,实在懒了就攒个一大包异味满满的衣服回家洗去。来南特之后,住在Madame家,洗衣反而不用犯愁了。弄个口袋,脏衣服丢进去,攒一口袋就往过道里一放,Madame自然会收走洗了。印象颇深的是圣诞假期在Dominique家,一样帮你收了洗了,还一件件叠好放回你的床上。

在Fangs这边,两个大男人挤在理论上的单人studio里面,加上我的几个巨大valises,以及我们的经济状况,没钱买机器也没地方放。于是,在所有袜子自己搞定的原则下,坚持了3个星期,终于还是顶不住了。两个口袋满满地,一路拎到laverie来洗。这边机器的capacité都不小,最少7kg,一次3.5欧;最大24kg,一次8.5欧。看来都是为懒人准备的。试想一下一个懒人拎24kg的脏衣服来洗,何等壮观。这家Laverie的衍生服务包括提供洗衣粉以及烘干。洗衣粉一份0.4欧,烘干15分钟1欧。价格么,就不说了,南特怎么小也算是法国第六大城市,物价不如巴黎贵但比起比利时或者意大利,总是算贵的。今天爷花了5.4欧,折合人民币接近50。妈的洗一次就把爷从初中到大学手洗衣服攒下来的钱全搭进去了。早知道,也在国内的时候冬天就不用忍着冰冷的水手洗了。

洗衣服在学生之中是个麻烦事,花钱不说,你还得等,一般洗+烘周期在1小时左右。这一个小时真是要命,你别看短,要是什么都不带过来,干坐在那边看自己的衣服在机器里转啊转这1小时是很难打发的。于是,创造力虽有限,但还不算贫乏的法国人民想出了各种打发的方法。今日爷见到的,就有睡觉的,看杂志的,对着电脑的(比如我),买东西吃的,出去转悠的,以及一个真的从头到尾盯着自己的衣服在机器里转啊转的牛人。对了,大多是Laverie有音响,24小时不停放音乐。

因为上个学期Entreprenuership做Laverie Project的关系,对这个行业有点了解。 见过一个户外广告,笔记本电脑的,叫café,特点就是小巧以及续航时间长。广告的画面就是一学生在Laverie百无聊赖地等衣服洗完,一哥们拎着这台电脑在众人中兴致盎然。我的Prject的内容就是开一个上门收衣服洗完再送回去的Laverie。这个idea提出来的时候,得到很多住住公寓没洗衣机经常等洗衣的同学的赞同。连老师都大家赞赏,言语间一副对等洗衣服深恶痛绝的样子。估计,你别看哥们现在牛得要死,自己有几个咨询公司还做好兼职顾问以及客座教授,年青求学的时候肯定没少在洗衣店百无聊赖地浪费时间。

写到此处,衣服差不多也洗完了,恩,不错。以写blog来打发时间,估计也是前无古人的。至少,创造力有限但不贫乏的法国人民是绝对没有尝试过的。不过,他们创造性地在Laverie里提供免费Wifi。也许,在法国的外国人也不会尝试。所以,很有可能,各位见证了在法国,很可能也是全世界,第一次在Laverie写bog的惊世创举。恭喜各位!!

终于

凌晨,4:30算凌晨吧,就跳起来了。把自己打扮成西装革履的造型,披个大衣,一头扎进南特尚在黑暗的街道。在TGV上半梦半醒地补着觉,无意间发现TGV的座位原来是可调的,做了这么多回第一次发现,囧~然后熬啊熬啊,重要到了Lille Europe。Johan已经在等我了,握手寒暄,上车,BMW,真牛。
 
之后和大Boss面试,这是家四兄弟经营的家族企业,见过其中两个,然后被另两个面试。一切顺利,比利时人很是直接友好,他们说得很多的一句话是“No Problem”,你谢谢他也是No Problem, 你求他做事也是No Problem,可见一斑。一连串提问,面试的两人相互看了一下,说that’s that,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2009年的绝大部分时间,我会在比利时的一个不知名小镇度过。找实习,烦了我数月的事情,终于就这样告一段落。虽然钱不多,经济独立活下来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要自己攒一台单反相机出来,几乎是不可能了。罢了罢了,金融危机下能是如此,我也无憾了。走之前,Johan还请我吃了一顿不错的牛排。买单的时候我说了句谢谢,他说不用,“find me a client”,一下子觉得责任重大。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很理想的实习职位,一定要好好干。
 
说来,这个实习的渊源竟然是2007年的特奥。当时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认识Dominique之后会有这么一茬子事情在这里等着我。种因得果,世间的事情真是玄妙。比利时真的是我的福地,千里迢迢跑到法国,竟然和比利时这一弹丸小国结缘,也算是无心插柳。
 
做了8个小时往返Lille,把喜悦的激情磨了个干干净净,此时竟然写不出什么激情洋溢的句子出来。无论如何,这件事终于定下来了,我的2009终于又着落了。
 
再次感谢下这段日子来支持鼓励我的每一个人。

关于这段日子小A死哪里去了

关于在比利时的美好日子以及现在多少有些艰辛和无奈的日子,总是想写点什么。每次开了个头就没有了下文。说实在的,短时间里经历太多的事情,大脑整理记忆的能力远远跟不上。于是总是闪出一个个碎片,总也理不出一个清晰的图像来。

比利时人的热情好客以及直爽、布鲁日与安特卫普的美丽、De Konick 以及Duvel的完美口感(特别是De Konick赞赞赞赞赞!!!)、最正宗的比利时薯条、SNCB仅三节车厢的雷人火车以及弗拉芒语。以上是目前能想起来的记忆碎片。

若干个在地板上铺睡袋过夜的经历、大把花钱买吃的和中式调味料、变着法子做中餐、永远洗不完的盘子、切菜时左右手各留下一个刀口、solds时疯狂抢购以及躲在Audencia的图书馆里上网继续找实习。是我关于现在生活能想起来的碎片。

真的入住在Fangs家,每天给这个只知道吃spaghetti+jambon+steak+速冻蔬菜的小子改善伙食。偶尔会有两大美女来蹭饭,自然需要把两位打点停当。每天下午在Audencia继续找实习。生活一下子平静地和水一样。鄙人出国的一个目的,正是要体味下“苦得让人哭出来”的困难,面对它,克服它,以期成长。眼下这段不是很顺利的日子,虽然有些不如意,但却不到“让人哭出来”的地步。在有些烦琐的家务和job-hunting中磨砺心性,也算是一种历练。当然,刚刚开始这种生活的时候还是有些烦闷。这里特别要谢谢远方的一个朋友,一张用大红色信封寄来的贺卡以及MSN上两个大大的hug。心中一下子温暖了很多,在这个冷到Erdre都结冰的冰冷冬天。

说到实习,回南特第一天就收到Alstom和Sodexo的拒信,实在郁闷。之后一个回上海的实习,才给1500RMB一个月,直接就拒了。然后,我在继续寻找……

——————性—感—的—分—割—线—————————-

交代了些目前的生活,说些别的吧。

Solds的时候在FNAC买到了《天使爱美丽》的DVD和OST,好喜欢这部电影。Ameilie是一多单纯多善良的丫头,看着就让人喜欢。赶上这个周末,一口气杀掉了《桃花运》以及《非诚勿扰》。葛优混迹于两部电影间,还都是讲征婚什么的片子,于是两部片子整个混淆了。看完了两点感受:

1.觉得,情感这个问题,对我已是很遥远的一缕回忆。我试图把有关于此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但只有几个模糊的身影和细节。在南特期间这个事那个事,一件一件地让我忙,也就没有什么心思考虑这事情。子曰饱暖思淫欲。这句话反过来证明这段日子对我,尚没过到“饱暖”的阶段。反正也不用急,在Audencia比我大的姐姐们多得是,她们都不急根本轮不到我急这个。现在,更希望多经历一些事、多走一些地方、多交一些朋友以及多学点东西。对于我的真命天女,我总有一个感觉,她在远方,有一天她会不远千里赶来找我。希望不要像《大话西游》一样,“我猜中了前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2.中国式的恋爱实在是折腾人,考虑的东西真鸡巴多。房、车、钱、父母、年龄,四六级,etc.简直就是企业在招人。你看葛优和一个个女人见面,那哪是在谈恋爱,简直就是谈生意,一笔卖自己赚别人的生意。上帝保佑我永远不要沦落到去婚介的地步,我课不想把学到的marketing的知识用在sale自己上。

3.女人到了25+难道真的都会变成结婚狂?我怎么觉得长辈对25+们循循善诱快找男人嫁了的架势好像大学里的辅导员循循善诱我们快毕业了,要找什么工作要赶紧一般。掰掰手指头,即使86的女生,到2011也要光荣加冕25+的桂冠。到时候就有意思了。如果在国内,赶场大学、中学、小学甚至幼儿园同学的婚礼将成节假日的主要活动。呵呵,想象一下,那些同学结婚时会是什么样子的情景?参加少年时曾经有过好感的女生甚至前女友的婚礼又是什么感觉?有很大可能那是我还在欧洲瞎混,会miss掉很多旧时好友的大喜。也许我会参加一些,但是朋友都结婚自己却连GF都没有的感觉又是什么样呢?我想,多少和现在大家都在做AIPM而我还没有找到实习的感觉差不多吧

别反问我“你怎么就知道那时候你还没有GF呢?”我说过我觉得我的真命天女在远方,她说不定此时是还是个穷学生或者穷月光族,你说在这该死的金融危机之下她有可能5年内打工能攒够不远千里到欧洲来的盘缠么?

Antwerpen,留下许多情

比利时人的热情和好客把我和小范同学吓到了。真想不回法国继续和虚伪无聊还不单纯的法国人斗智斗勇。要是能找到在比利时实习的话,绝对留在这里。比利时人和法国人之间的关系…很有意思。和特奥的朋友们吃饭的时候,我说起我喜欢比利时人多于法国人的时候,在场许多人一致鼓掌大呼“Bravo”。虽然比利时英法荷语通用,但据我观察弗拉芒语区的人基本不用法语。还有,比利时的啤酒以及薯条果然名不虚传,经过这些日子,见识了Duvel, Brugse Zot, De Koninck等著名啤酒。目前在安特惠普,对当地的De Koninck情有独钟。

安特卫普,英语做Antwerp,法语Anvers,弗拉芒语做Antwerpen,是一个难忘的城市。超大盘的美食,数百年港口城市打上的深深烙印,弗拉芒风格的建筑和艺术。除了典型的Trapgevel式立面,在弗拉芒文化中对死亡的直接理解也非常特别。在比利时各处的教堂中骷髅是非常常见的装饰,很赤裸裸代表死亡。在多幅“耶稣降架图”中,耶稣的尸体下方会出现骷髅表现死亡。

在安特卫普中心的大教堂是很囧的地方。教堂里,墓碑满地都是。可以说是我去过教堂中tombstone最多的了。所有的通道都是墓碑镶嵌,要是把这些墓碑都竖起来,这里比拉雪斯公墓的规模丝毫不差。顺便还说一声,这个也是我去过的唯一一座要买票参观的教堂。另外,教堂愿设计正立面哥特式双塔。结果一个塔造到资金链断裂,于是干脆随便就在另一座造了一半的塔基上盖了个屋顶算完工了。

这座城市可算是比利时城市中对新建筑极端宽容的。在街上随处可见新旧建筑的对话,有时相邻的建筑几乎是对立的,丝毫没有意思联系。虽然也很多见完美地改造或者继承式的新建筑。但是追求冲突的建筑绝对是主流,他们肆无忌惮地在这座宽容的城市里发展。

今夜是在安市的最后一晚。很舍不得走,喜欢,非常喜欢这座城市。明天一早赶火车再赴布鲁日,期待再次与Brugse Zot邂逅。

借一张小范的作品(单反就是好啊,什么时候我也弄一个去)。该作品无PS无光影,100%纯天然,仅仅表示,我们在安特卫普。

Antwerpen

考完,而已

"As an equity investor, I would only invest this company if there is no oher candidate." 写完最后一句话,丢笔,深吸一口气,交卷,里东西,和监考老师说再见,开门,走人。折磨人致死的考试终于结束了。老实说,我并没有任何解脱的感觉。闭关这两周里,真的是心力憔悴。正如王瑶所说,纯考试其实还行,关键是什么都凑在考试期间就死了。万幸,让她言中了。
 
考前的两周,用一周杀掉了Entrepreneurship的final project,谢谢team里的每个人。谢谢Charlotte对我设想的支持,以促成这个porject;谢谢Mathieu对法国labour law的深入了解,使我们的员工成本降到最低;谢谢Oleg的无敌作假帐的能力,这么夸张的一张balance sheet竟然给你balance了;谢谢Soo,极端的认真和仔细,以及那个IPO的梦想,虽然我们是只有两人的小企业。我们是Forever the best team。做这个project的时候,浑身是劲,充满激情。真希望Strategic Managament的project也是和你们在一起。
 
说到这个project,我恨死Léo以及Marie-Laure了。先是拖拖拉拉不愿意弄,在是称病不出,无语了。好在我们的team有万能的Ulises同志。我们两人通力合作,终于在考前一周的周日把这个project交上去了。Ferrero,由于这个project的关系,最近看到这个牌子就想吐,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Buenos了。完成这个project的代价就是,从周日开始复习,至下周二第一门。也就是,几乎没有时间复习。
 
Audencia的考试安排也是可以的,周二至周五每天的考试门数是3,2,1,1。大多数课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就上考场了。HRM我几乎是裸考,好在平时对Grant的课认真有佳,倒也不至于一问三不知。周二晚上考完français坐在回家的bus上,想起明天一早就要考最要命的Control,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从小到大考试无数,那一刻第一次觉得我要被考死了。晚上和小范说这个事,他说没关系,我们是中国人,考不死的。托他的福,我真的没考死。就是连续三周每天4小时左右的睡眠实在无以复加。
 
除了考试,其余的事情更是火上浇油雪中送炭锦上添花。
 
断断续续地和GENTAUR联系着,终于他们把internship的validation寄回来了。不过在我交给学校之前,正面问了下待遇,只包住,不给钱。顿时就没有去做的欲望了。操你妈的破公司,你给个300欧一个月我也就干了,没想到这么抠。这个我期待了很久,纠缠了2个月的实习,最终以这种奇怪的方式破灭。我自然没有成为这届中国人里第一个找到实习的人,而且,一切回到了原点:零。零面试零offer,对比我投出去的20多份申请,除了拒绝率是3/20+以外,一切ratio都是零。Alstom神奇地给我打来电话,考试前一周的周五。当时没接到,后来给他们打过去,记得那天是我刚起来,坐在床上就开始电面。发觉我竟然磕磕碰碰地用法语在电话里讲了20分钟,好神奇。电话那头说,好吧,下周给你答复。下周,即考前一周,收到邮件说昨天下午4点电面,英语。结果昨天下午匆匆忙忙把caf交了跑回去坐在家里忐忑不安地等啊,到了5点还没打过来。只好硬着头皮又打过去。电话那头换了个男的,一口非洲腔+法语腔的英语,说把我交给另一个team来follow up了。另一个team可能忘了,实在不好意思啊,圣诞之后再联系你。我当时真他妈想把电话摔了,操你妈!我操你妈的祖上从摩洛哥偷渡来的非洲佬!老子浪费一个下午如此宝贵看finace的时间等你面试,你他妈的一句忘了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之后的之后,石头由于签证问题,无法去比利时和我和小范共度圣诞。不爽。由于一连串问题,1月份巴黎的房子也没有着落了。更不爽。本来,最好的计划是:去完比利时过完圣诞,在巴黎玩几天,再回南特拿行李去比利时上班。现在,最坏的,也是目前的情况是:实习没着落,房子都没着落了。好在有Fangs同学够哥们,在我为其做饭的前提下免费提供住宿,圣诞回来后的那几天,也算了临时有了着落。找巴黎的房子有如在上海找女朋友,又贵又难找。之后要天天上战法的房屋版盯着了,又是件劳心的事情。未来的生活,越来越有挑战了。以前想过,出国的一个目的就是经历一些当真苦得能让人哭出来的困难。这不,开始有点这个味道了。
 
下午去出去败钱,入手一件大衣,180欧。本来要买鞋的,100欧左右我也认了,但是我看中的鞋全部没有我的尺码。Ce jour n’est pas mon jour. 同时鼠标坏了,去FNAC一看,就一个超鸡巴普通的logitech也要20欧,好点的起码45+,当时手就软了,悻悻地出来。前几天还从网上订了个valise,又阵亡老子100欧,这几个礼拜我罪孽大了。明天后天打包东西,给下一个房客腾位置,其实就是准备扫地出门。

闭关的这几周里,出了不少大事。
傻可气再次公然接见老和尚,逼我买个他的巫毒娃娃每天拿针扎一扎
《淋巴现张》横空出世,留筱剥同学锒铛入狱
五枚炸弹赫然躺在春天百货的厕所里(好在没炸,炸了岂不屎尿满天飞?)
广东的怪蜀黍事件,他说他是“北京来的”
林志炫再出《擦声而过2》高调翻唱《死了都要爱》以及《离歌》
枪花出了《中国民主》,一张跳票10年的专辑
以及等等
 
在这几周里,偶尔会看看宋祖德,三表哥和钱烈宪的博客,时刻保持对“人可以多无耻”以及“社会可以多和谐”的高度认识。偶尔上上维基,看看历史,看看在国内看不到的东西,看看小百合、水木清华以及一塌糊涂的血泪史。看看杨继绳的《墓碑》。对于粪青们动不动去法国吧“爆吧”,以及许多网友做俯卧撑和打酱油,我也只能一声叹息。对于天朝的种种政令和官员,还是一声叹息。我只想引用卢梭的"Je ne suis pas d’accord avec ce que vous dites, mais je défendrai jusqu’à la mort votre droit à le dire."(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利)以及《V for Vendetta》里的那句"People should not be afraid of their government. Government should be afraid of its people."(人民不该畏惧他们的政府,政府应该畏惧他的人民)。好在我学商了,学商成了一个离开政治的最好方式。我评判这个体制对不对好不好的唯一依据是PESTEL模型里的P与L,以及six forces模型里的L。简单的说就是return,有钱赚就是好。比如天朝的企业家和无论多独裁腐败的非洲政府做生意,都是OK的。天朝目前还是一个可以赚钱的地方,所以,天朝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
 
在这几周里,看了4遍《Wall·E》,每当我几乎绝望的时候,Wall·E总是能很好地调节情绪。两个机器人之间演出的一段搞笑而且单纯到不行的爱情,让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很美好的事情值得我去期待以及保持积极的态度继续生活。
 
在这几周里,我的电脑可没有闲着,从迅雷上拉下来《Merlin》和《终结者》的第一季以及若干电影,准备假期好好饕餮。我现在真的再看美剧了,还看英剧呢~Heros和霹雳游侠很久都没有更新了,真让人挂念。遗憾的是《大腕》下了4个版本都是阉割版,少了“从此我们花的就是股民的钱了”、“搜狗网”以及“疯人院签约”的桥段,非常不爽。
 
在这几周里,每天狂听李斯特的19首匈牙利狂想曲。听得我也有些狂想,狂想考完之后我高调地在MSN上吼出一句“比利时,我来了。”然而狂想毕竟只是狂想。
 
这几周里,生活继续,考完,也是继续生活而已。比利时,我依然要来了,只是少了几分激情而已。

恩,闭关了闭关了

考前神圣闭关,Arlenz长久以来的传统
回复完了校内上的留言,那里会有一阵子不去了
这里,一样
 
之后的两周里,复习,考试以及strategic management的project
高效一点,努力一点。生活么,除了电脑还有很多事好做的
今晚上,从家里一口气跑到50 otages再回来
顶着冷风,但是很爽,整个人神清气爽地
 
明天还由一个quizz,继续看书
下次再在这里更新的时候,应该已经考完试了
Bless我的考试,Bless我的实习
 
P.S.今天在及附近,当着一对老夫妇的面撞上了路灯
到不疼,倒是那个响啊,路灯嗡嗡嗡地持续减幅共振打5秒之久
两个老人家看着我面面相觑,我那个丢人啊…
大家一个社区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还怎么做人….
唉…

本周末

中午的时候去了一个party,班上一个用一年骑行南美的哥们,Thomas组织了几个南美的留学生搞了个南美美食的小party。本来不是很想去的,但是Ulises被邀请做吃的,就去捧了一下场。在party上看到了Thomas在南美时的照片。一架挂满大大小小包裹的单车,出现在南美各处;一个镜头,记录属于他的南美风情。很是羡慕呢,Thomas原来西班牙语也就是concour考试的水平,去了一趟南美回来大有长进。又想起同一年级的一个长得像外星人一样的Frid,去年也是休学一年环游世界。最扯淡的是他和Thomas还在南美的某个沙漠碰头了…

挑战,刺激,冒险,欧洲人果然喜欢这些。上sport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边打球不让的,拼起来那个叫凶哦。有时觉得我们就是太安静了。上次在想如果有暑假的话要骑车横穿布列塔尼。不知能不能有机会。有时去冒险下,寻找刺激下,也很有意思的。YY了…

说点现实的,这周杀掉了Entrepreneurship的final project。我们的laundry应该能拿到高分吧,如果finace的部分Oleg天才的作假帐能力迷惑得了老师的话。Accounting的case满有信心地交上去,结果铩羽而归,实在是万分不爽。最后,比较幸运地,Strategic Management的case无缘无故可以晚一周才交。下周杀掉它,顺便复习考试。再下周考试,再在下周,大家到比利时找我吧~~

最后,贴两张图上来:

第一张,Entrepreneurship project里我们laundry的王牌,the Boîte,一个收/发洗衣袋的机器。我一晚上在AutoCAD上的奋斗,这个东西着实把我的team吓到了,其实不过是CAD的雕虫小技而已。暗自YY一下以前是工程师就是好啊,至少CAD的技术还记得~

la boite

第二张,趁房东去巴黎过周末,陈氏伪马赛鱼汤再次出镜。此次令在座三位宾客倾倒

P1050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