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对面男生的房间

对面男生的房间

打开使用了多年的Live Spaces之后被告知这个鸡肋博客站终于要停盘,并入强大的WordPress。我一直说博客要从一而终,除非运营商倒掉,否则绝不换博客。今天竟然不幸应验,那就只能从了。于是在一系列导出以及play around WP的界面之后,在这个尚不熟悉的环境里写下第一篇日志。

两周前的今天,我所谓的新生活不咸不淡地就这么开始了。

几块海绵,摆出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所有能积灰的平面都抹了个干干净净,再把东西重新一一摆开;一个扫把,一个拖把,这些日子里一直无法清扫的角角落落一口气来了个彻底清算;堆在厨房水斗上的瓶瓶罐罐终于能放回放调味品的架子;满是油烟的玻璃灶面用刮刀和清洁剂挂了个片渍不留;浴室的水池、马桶和浴缸都抹了个干净。收起再也常用的沙发床,搬了一个红色的宜家小方茶几放到沙发前。之后几天里去宜家小烧了一笔,买到一直想要的床头灯、靠枕、线板和蜡烛;回家装上,重新排了一下原本剪不断理还乱的电线;机缘巧合之下又逃到一张Pink Floyd的海报贴在餐桌上面。

那时应该是某个接近周末的一天的下午,在最后一件事情忙完之后,洗了个澡,开着音乐,点上蜡烛,倒上一杯Duvel,蜷在我的沙发和毯子之间,打量着这个房子,觉得这里终于像一个有点腔调的单身男生住的地方了。于是就想起了刘若英的一首歌《对面男生的房间》。

以前一直以为这首歌是用来满足男性歌迷有人暗恋自己的意淫心理的,现在有点悟到不全是,女性歌迷会不会借此意淫有如此一个男生出现在她们的生活里呢?

谁知道?

但我知道也许我会经常看书到看到三更半夜,也许我会再吃碗加蛋的泡面,但我绝对不会蛋疼到每周刷一次球鞋。

其实这整首歌里最打动我的,是下面这句:

“他的朋友周末都会出现,热热闹闹好像很有人缘”

诚然这个房子对于一个人来说还算宽敞。拜鄙人狗血的性格所赐杯杯盏盏坛坛罐罐甚多,各色调味及酒类一应俱全,实在是饮酒聚餐腐败堕落夜夜笙歌的理想场所。正巧这段日子以来适逢中秋和几个周末,奥登西亚的中国学生走动频繁,于是这间不算太大的房子最近经常就人声鼎沸,颇有生气的样子。

挺喜欢这样,把酒欢言,时而起身给一屋子人端茶倒水的,看大家热热闹闹的样子。

忽然就思绪断下去的样子,写不下去了。果然好久不动博客,文笔一塌糊涂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