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巴黎

实习前夜书

终于,在各种舟车劳顿日出斗金之后,草草安顿,就来到了实习前夜。已经记不得一年之前大老远跑到Procotex实习的前夜,是紧张还是其他什么。但今晚上,我真的觉得有些紧张。

经历过一个不是最motivé的实习,大段无所嗜事却要捱到下班的时光对我有如噩梦。不知道这个实习会如何。老生常谈地说,但愿它忙碌而充实、有意义、能学到东西。但又害怕忙到无法平衡生活。不知道呢,该来的总要来,看看吧。

还有就是希望接下来几个月里能自食其力,这几天日出斗金出到手软,算算接下来的钱应该也是紧巴巴。话说还有人欠钱总是拖啊拖的…

今晚上刮了脸,剃了头,擦了皮鞋还破天荒地熨了衣服。希望明天一切都好。实在,也想不出太多话来,先短短地凑一篇上来吧。恩…

情人节书

首先向大家公布一个消息,历经数月的努力,在近200封简历和动机信之后,在近100封拒信之后,阿兰终于赶在deadline前找到了实习。阿兰的新东家叫Egencia,中文是易信达,profile是全球第五大商旅管理公司。最终阿兰还是没有去成投行、银行、基金;甚至没有做成企业的trésorier或者analyse financière。在曾经一任同桌高调进入大摩的同时,成为了expansion trainee。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通报大家,完全没有装逼的成分在,实在是,当接到这个offer的时候并没有太多喜悦。好吧我承认expansion的活儿应该是很好玩的,很忙但能学到很多东西,La Défense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但是不是很高的薪水顿时使这份工作没有那么吸引人了。巴黎租个房子,再日常开销,即使去掉房补工资也所剩无几。紧着钱过日子的生活一点也不好。靠实习的钱攒个50mm F/1.4和下一代iPad也变得艰难许多。然而工作时间…当我收到公司联络人早上8点或者晚上8点给我回过来的邮件时,总是不寒而栗。不过也没有办法,大限将至也没有别的offer选,就这样吧。

总之,我是要去巴黎了。海明威说:“如果你够幸运,在年轻时待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着你,因为巴黎Paris是一席流动的飨宴。”还记得两年半前,第一次到巴黎,曾经感慨过要是能在巴黎实习多好,那时贴过一张在蒙马特的圣心顶上俯拍巴黎的照片。现在这部机器都已经从我手上退役到老爸那边,我却真的要去巴黎了。不知道现时隔许久的圣心教堂的顶上,还能看到我当时想看到却没看到的阳光灿烂么?

回到南特之后就开始各种后续工作:valider实习的各种papier,然后找尽量便宜又离La Dédense近的房子。特别是后者,让我焦头烂额。不想住到三圈,不想去93省,92省的房子都在南边,1线和A线边上又没有合适的房子。目前房子仍在不间断寻找中。一件趣事是我从RATP的网站上扒代码下到了Métro、RER和Bus的网络图,找房子的时候随时比照。再加上Google Maps,这几天里无意间恶补了巴黎的地理知识。

话说在南特的日子DSC_0820因此也终于要告一段落了。这个房子差不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搬家打扫张罗,刚住出点熟悉劲儿来,刚开始养成一些routine,却又要准备搬走。才和楼下BNP的大妈混个面熟,才知道Auchan什么东西便宜,才去看过附近的墓园,才习惯每周六早期赶早市买一打或一打半牡蛎回来饕餮。但无论如何,这近两个月在这边生活的记忆,我想将是我人生中非常难忘的一段。


好了,说正事,情人节。Technically,这是我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之前因为各种天意弄人,在2月14号这一天我的statue始终是单身。我们的女猪脚Nancy童鞋说一切从简。我当然也不会像twitter上的某些朋友那样高调地示爱。题外话说,我非常反感恋人间以老公老婆相称,这个称呼里有很多承诺的东西,对很多恋人来说都太重。Vivace童鞋跟我说,送巧克力丫。可你知道俺们在Vandenbulcke买了多少巧克力么?

那到底准备了什么?

嘿嘿,先说个冷笑话,法语里面粉色是rose,玫瑰花也是rose。一支玫瑰叫une rose,而une rose rose不是两支玫瑰,而是粉色的玫瑰。恩,很无聊吧?是的,反正就是粉色玫瑰,还有做成红苹果样的croustillant,Picard的。嗯,大家情人节快乐~

DSC_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