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房子

只是码字

在想,这个月再不写点什么的,一个月又要过去了。

记得还在念书的时候看已经工作的曾经的同学的生活,两点一线,métro-boulot-dodo。那种平淡让我分外骄傲地在各种社交平台放旅游的照片,到处显摆自己的生活。不想几年之后的现在,也开始走入一样的工作围城。每天生活雷同,经历类同,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事情不会忘博客上放,于是生活里能显摆的部分越来越少。现在才知道,要真的把上班之后的业余生活活得丰富多彩,那得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内心。

关于学生时代的文艺,在此推荐还是学生的在英国的文艺女青年白筱爱,或者叫小爱,Ell,的一个文艺活动,卖掉1000张自制告别22岁明信片。22,这是一个多么特么花一样的的年纪啊。

昨天擦相机的时候翻了一下卡里的照片,最近几个月来我几乎没有摁过快门。恰逢布鲁塞尔在冬春之交的时候总是被低气压控制着,一连了几个月也没怎么出过大太阳。Nancy每次到布鲁塞尔都会抱怨着阴郁的天气。阴天对我这种走以蓝天为底色提升主题策略的菜鸟来说是要命的,于是实在没有什么动力出门拍点什么的。最近一直在回忆,2009年时候好像总是出门去拍点什么,天也好像总是蓝的,莫是我记错了,还是最好的春夏两季还没有到来?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一个多云的天气,想起个早,抓着相机出去走走。也许能打一些什么下来。

说到摄影,flickr的账户又过期了;光影魔术手的作者也已经近一年没有更新过软件了;把我怂恿进单反世界的Zoey也近乎息影了。日子过得就是这么快。

今天打电话回家,说起这个生日可能回国过的时候,奶奶问,虚岁26了吧?我说27,然后怔了一下,27了,已经,竟然!小时候,也许在几年前,想象过快30的我是什么样子,在哪里,做什么的。总感觉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一个有几间房间的房子,丰足而无虞的物质生活,丰足到可以在食物的选择上有些小挑剔的地步。想象着有一个能施展开手脚,工具材料齐全的大厨房、放满各种酒和酒杯的酒柜。然而现实中的我仍有些蜷曲的意味地生活在一个一室一厅里,相对简陋的厨房和小小一个角落的酒类收藏,一些基本的酒杯。确实比做学生的时候生活得更好了一些,但还远远没到我想要的“丰足而无虞”的境地。

拿着一点不算宽裕的工资,接下来几个月里,我要入一个薯条锅、一个电压力锅和一个iDock;当然,如果再能把这个有限的空间折腾出一个地方来放一张双人沙发床就无敌了。暂时我还不能有一个烤箱,也不能有一个一次能做两公斤淡菜的淡菜锅,当然想要的还有很多,但地方不太够。Nancy每次在我要买这买那的时候会像持家的管事的主妇一样决绝地说,不买,家里东西够多了。

我想从这个月开始,能够开始慢慢攒下一点点小积蓄了。不知道这笔尚未到来的钱我会用来做什么。很久以前就跟Nancy说起夏天找个周末去海边租个hut待待,嘿嘿…

想到些别的什么的时候,再继续写吧。放一张照片,来布鲁塞尔之后用单反拍的唯一一张,从我家厕所看出去布鲁塞尔市政厅的高塔。

Stadhuis Bruss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