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搬家

最近

之前也有想过既上一篇不正宗菜谱之后下一次会在哪里,写些什么东西。10月份,貌似是已经拿到富通的offer,在紧张准备工签工卡的时候,同时家人来访,安排欧洲游,每天七七八八地看行程、机票,也是各种焦头烂额。不得不说,从上次炸酱面菜谱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件接一件,弄得我疲于招架,毫无还手之力。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一些事情留下了模糊的影子,更多的细节已经无从考察。

读者诸君如不嫌冗缛,在此简述近来4个月中发生的事件。

十月中,家人来欧洲探亲,顺回访了Dominique和Joost,第一次和Nancy见面。同时由我带着走了一遍荷比,巴黎和意大利。想来都是曾经去过的地方,总算是有些熟悉,带着父母走也不至于丢了。

而后直取南特,阿兰在Audencia Nantes的谢幕:毕业典礼。自2008年始,三年,四个城市(南特、Kortrijk、哥伦布和巴黎),花出去的财力和心力,一路上的风风雨雨。当最终怀揣着offer拿到这等了三年的一纸文凭的时候,终于可以告诉自己,从大二开始筹划的这五年,算是按着轨道走完了。45-Remise dipl鬽es GE_DSC0685

送走家人后不知什么原因病倒了半个月,发着烧吃着药还是要坚持打理各种签证和离开法国的善后事宜:转租房子、转卖家具、停保险、停手机forfait、打包行李、要casier juridique等等等等。最终拿到工卡,递签。不得不说的是工卡在比利时领馆超级好使,拿着它加上几张表格,工签立等可取。

拿到工签之后订北上的火车票,联系Julien帮我搬家,开始看布鲁塞尔的房子。因为事情非常急,所以没有时间和在巴黎的朋友们一一告别,除了最后一天晚上和室友们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以外。搬家的时候因为行李非常多,Julien开着他老妈的买菜车过来的时候惊呆了。不过好在我们还是成功地把东西都搬上了火车,满载着行李、憧憬和未知的火车一路向北,根本没给阿兰太多的时间思考这些。

IMG-20111112-00046

又一次来到Kortrijk暂住,开始找布鲁塞尔的房子。于是乎在网上看房子,电话联系定看房,布鲁塞尔和Kortrijk之间来回跑,拿到过好多option,但是也被放了不少鸽子。期间做了一些关于Matongé的研究,被吓到了,于是划掉了所有Porte de Namur附近的房子。最后几经纠结,最后找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处房子,1P,很大的客厅,闹中取静。签了合同,Dominique和Joost用了一个周末一起帮我完成了搬家。

照片

我一直都记得他们离开的那个时候,对着一屋子尚未整理的行李,真正知道了什么是“从现在开始都靠你自己了”。刚开始的时候家里热水器不工作,也没什么家具,Nancy每次过来我们都要去宜家采购一圈,然后两个人大包小包地扛回来。到家之后从来都是我负责装配家具她负责整理,也倒和谐,只是真心辛苦她一次次陪我这折腾了。再后来我一个人一点点往家里扛电器,先是吸尘器,而后熨斗、微波炉….慢慢这个空荡荡的房子越来越有家的样子了。

再后来,住行完了就是衣食。衣,在市中心找个洗衣房差点难倒我。首先比利时法语里洗衣房叫做salon lavoir,而法国法语里用laverie,于是你用laverie作为关键字在比利时黄页上自然什么都查不到。第一周于是没有洗衣服,好在阿兰衣服存货足,硬是撑到第二周。终于借助foursquare找到了远处的一个洗衣房,遂去了一次。但终归远,在跑了几周之后才又知道了另一个稍近一些的。食,市中心超市无数,黑狮子Delhaize和家乐福各有一大一小,还有Lidl,完了中超若干。除了中超货物可得性真的跟巴黎差了一个层次之外,还算方便。

当然还有各种麻烦的事情,ID居留保险网络等等等。一样一样来,终于也算弄得差不多了。

想来真不容易,这样子算是安顿下来了。

晚上还有些事情,今天先写到这里吧,算是有了个交代,阿兰我还个Bloger。

=====================================================================

不想过了好久好久的一阵子,久到几乎忘了用键盘噼里啪啦地打上一大段字是什么样的快感,久到几乎不记得在茫茫互联网的某处还有自己的一个角落。直到有一天收到了推总@newschina的空间续费通知才想起来。数了一数,独立建博客的这一年,写的东西寥寥无几。是为不好,今年必须加强。